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哲学 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的根本特征探析

博今文化 / 2020-02-05

  摘    要: 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是在完成对德国古典哲学批判和对异化劳动政治学批判根底上生成的,其开拓的生态哲学新地平在于把自然界好与坏的问题归结为消费的好与坏、社会制度的好与坏。唯有完成消费的生态化、建构起真正的人与人对等关系,才干发明出美丽调和的自然世界。消费生态化的中心是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物质变换自身内在请求人与自然之间权益义务的对等交流,以及将物质变换置于结合起来的消费者共同控制之中。物质变换的劳动为人与自然关系的合理化奠定了全新的理论根底,为自然界的复生发明了条件,同时也为人与人建构对等关系而共享人与自然调和统一的成果开拓了道路。

  关键词: 马克思; 生态哲学; 新地平;

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的根本特征探析

  生态危机并不是一个地道的自然环境问题,还是一个政治问题,必然触及到资本主义制度和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因而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在生态哲学研讨中异军突起,马克思的生态学思想开端遭到学界的普遍注重。马克思哲学思想中包含着丰厚的生态学思想,这是肯定无疑和普遍认同的,但是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的根本图像与其他生态哲学思想的基本差别性,在目前生态哲学研讨中仍模糊不清。马克思创建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哲学,同时也开拓了生态哲学思想的新地平。廓清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的根本图像,深化把握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的根本特征和与众不同性,关于当今中国生态文化建立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一、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新地平的开启

  近现代肇始于笛卡尔的哲学自然观属于机械论自然观,其将自然界视为一架完整由因果律支配的机器,一切生命的运动最终都归结为一种地道的机械运动,或者复原为分子、原子运动。虽然机械论自然观对自然界的袪魅和对自然科学的开展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将自然世界彻底机械化和原子化,扭曲了自然界自身有机性的真实性,以及人与自然的有机关系,因此遭到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深思和批判。一种有机论自然观,或者说生态哲学思想的雏形开端构成和呈现,并成为德国古典哲学的一大根本特征。

  康德认定自然界中存在着内在目的性,这种内在目的性的详细范例便是自然界的有机系统性。在自然界这个有机系统中,缘由和结果交互作用、互相依赖、互为因果,使得自然万物构成一个有机联络的整体,并依照一个无目的的目的性自行组织、自行运转、自行再消费,最终生成道德存在的人。康德以为:“假如我们不把这样一种作用方式赋予自然,则自然的缘由性就不得不被表象为自觉的机械作用。”[1]康德经过提出自然内在目的论来克制自然的机械论观念,开启了自然有机论的研讨道路。费希特在康德自然哲学的根底上进一步强调了人与自然的有机统一性,以为肉体活动乃是人类学问和外物存在的依据,而这种肉体活动是人的地道自我认识,因而“自我”才是哲学的对象和动身点。“自我”作为先于一切经历的第一性存在,其第一步行动是设置本身,即自我是由本人设定的,而不是由其它存在物设定的。第二步行动是自我设置非我,即设定自我以外的存在物,以便由此展开本身,即理想自然界是由人类自我发明的。第三步是认定自我与非我是统一的,即非我依赖于自我的设定,但反过来非我也限制自我的存在,没有非我的存在则自我就无法认识到本身。虽然费希特强化了人的主体性,但人的自我与非我的统一,无疑包含着人与自然的统一性问题。谢林不称心费希特的客观唯心主义,强调整个哲学必需发端于主体与客体、客观与客观、思想与存在、自我与非我的“绝对同一性”,并提出“自然应该是可见的肉体,肉体应该是不可见的自然”的命题。黑格尔在批判谢林的“绝对同一性”根底上,更主张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性,主张“不只把真实的东西或谬误了解和表述为实体,而且同样了解和表述为主体”。马克思则提醒出,黑格尔所谓的主体与实体的统一,不过是斯宾诺莎的“自然”与费希特的“自我”的统一。当然,黑格尔还进一步认定,自然界只不过是自我异化的肉体,肉体是自然界的内在实质,从而进一步深化了人与自然的有机统一性。

  德国古典哲学所呈现出来的人与自然的调和统一性,对机械论自然观来说无疑是一种进步,这种进步与生态学的开展简直是不约而同的。但令人遗憾的是,德国古典哲学所包含的人与自然关系的生态意蕴只不过是一种观念,是观念中的人与自然的生态统一性。诚如黑格尔所言,自然是在构成自然依据的理念里产生出来。马克思坚决反对这种笼统的、“想象的主体的想象活动”,以为“人的思想能否具有客观的谬误性,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理论问题”。由此,马克思对人与自然关系的哲学考虑开端超越德国古典哲学中的唯心主义生态观,开启了从理想的人、理想的消费活动、理想生活动身,去考虑人与自然关系统一性的新地平。“我们不是从人们所说的、所想象的、所想象的东西动身,也不是从口头说的、考虑出来的、想象出来的、想象出来的人动身,去了解有血有肉的人。我们的动身点是从事实践活动的人,而且从他们的理想生活过程中还能够描画出这终身活过程在认识形态上的反射和反响的开展。”理想的人是从事理想消费活动的人,是停止理想生活的人,但是人的理想消费活动和人的理想生活最根本的形态则是人类加工改造自然界的理论活动,这是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也是人类全部社会生活的根底。“没有自然界,没有理性的外部世界,工人什么也不能发明。”也就是说,加工改造自然界的理论活动自身直接就是人的理想活动、理想生活,人类正是在加工改造自然界的理论活动中建构起本身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因而对人与自然关系的考虑,必然请求人们从加工改造自然界的理论活动这一理想动身。“假如懂得在工业中向来就有那个很着名的‘人和自然的统一’,而且这种统一在每一个时期都随着工业或慢或快的开展而不时改动。”马克思进一步指证,德国哲学是从天国降到人世。与德国哲学相反,他的哲学则是从人世上升到天国。马克思借助哲学开展途径的基本不同,以标明他与德国古典哲学生态思想的彻底分裂。这样,当我们在讨论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时,就不能在普通意义上诠释人与自然关系的调和与和解,而必需明白马克思生态哲学出场的根本语境,即在消费理论活动的根底上建构人与自然的调和统一性,在人的消费理论活动中完成和完成人与自然关系的调和统一。分开了这一根本语境和新地平,我们就无法将马克思的生态哲学思想与德国古典哲学中的生态思想区别开来。

  但是,将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树立在劳动理论的根底上,仅仅完成了与德国古典哲学人与自然关系观念统一性的分裂。这一分裂尚缺乏以阐明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的新地平,由于在当时的西方国民经济学中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把握曾经是树立在劳动、消费的根底上了,劳动发明财富属于国民经济学的根本理念和根本话语。“依照国民经济学家的意见,劳动是人用来增加自然产品的价值的唯一东西,劳动是人的能动的财富。”因而,剖析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的出场语境,还必需与国民经济学中的劳动概念划清界线,如此才干凸显马克思自己对人与自然关系统一性的独到见解和生态哲学思想新地平的开启。当马克思将哲学眼光转向资本主义劳动理想时敏锐地发现,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劳动,或者说国民经济学家所称誉的劳动仅仅是为了增加财富、增加自然产品的价值,这样一种劳动在马克思看来是极端有害的。“劳动自身,不只在目前的条件下,而且就其普通目的仅仅在于增加财富而言,在我看来是有害的、招致灾难的,这是从国民经济学家的阐发中得出的,虽然他并不晓得这一点。”于是,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理想劳动展开了猛烈批判,并将其视为异化的劳动。这种异化劳动不只招致了工人与其劳动产品异化、工人与劳动自身异化、工人与人的实质异化、人与人之间互相异化的灾难性结果,还招致了人与自然关系异化的灾难性结果。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中指出:“劳动越机巧,工人越愚笨,越成为自然界的奴隶”,“异化劳动,由于(1)使自然界,(2)使人自身,使他本人的活动机能,使他的生命活动同人相异化”,“异化劳动使人本人的身体,同样使在他之外的自然界,使他的肉体实质,他的人的实质同人相异化”。

  众所周知,马克思的哲学与以往一切哲学的基本区别在于,以往的哲学家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马克思哲学则请求改动不合理的理想世界。对马克思哲学这一根本特征的关注,人们常常放在马克思哲学思想的显现之处,强调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对资本逻辑的批判、对剩余价值的剖析,以及对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社会开展规律的论证。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实践上还有一个未彰显的途径,那就是从人与自然关系的生态统一性方面解构资本主义。德国古典哲学曾经发现近现代以来资本主义所倡导的机械论自然观的不合理性,但他们并没有去寻觅形成人与自然团结的理想缘由。马克思无疑继承了德国古典哲学关于人与自然的统一性的思想,注重人与自然关系的调和统一,强调人与自然之间互相影响、互相限制的辩证性存在。但当马克思将哲学眼光集中于社会理想时却发现,资本主义的劳动理想基本不具备完成人与自然关系调和统一的必要条件,异化劳动招致了人对自然界的占有、掠取和毁坏,形成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团结和人与自然之间的互相反对。因而,要想完成人与自然关系的调和统一,必需批判和改造资本主义消费劳动。正是从这一意义上讲,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的新地平不只是一种理论哲学,还是一种政治学,需求完成对资本主义异化劳动的批判,并向人们宣示,唯有超越资本主义异化劳动,寻觅到一种新的道德合理与生态合理的劳动形态,才干真正完成人与自然的和解。

  二、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新地平的内在构成

  马克思在《手稿》中就曾经标明了对人与自然关系统一性考虑的理论向度,开端初步探究可以生成人与自然调和统一性的新型理论根底。马克思在《手稿》中说,“经过理论发明对象世界,改造无机界,人证明本人是有认识的类存在物”,或者“正是在改造对象世界中,人才真正地证明本人是类存在物”。马克思在此明白指认,对人之实质的证明必需放置在改造自然界的理论活动中,并经过加工改造自然界的理论活动来完成。但是近现代以来,人类加工改造自然界的理论活动代表着对自然界的降服和反对,在这种异化劳动中不可能完成人的类实质。因而,马克思面临的任务,就是要确证一种超越异化劳动、可以生成人与自然调和统一性的新型理论活动,一种真正的消费、真正的劳动,从而将人与自然的统一性树立在新地平根底上。马克思在《手稿》中经过与动物追求生存的活动停止比照,初步标明他所认定的真正消费和真正劳动是什么。“动物的消费是片面的,而人的消费是全面的;动物只是在直接的肉体需求的支配下停止消费,而人以至不受肉体需求的影响也停止消费,并且只要不受这种需求的影响才停止真正的消费。”马克思指明什么是“真正的消费”,目的在于与他所批判的异化劳动区别开来,由于异化劳动恰恰是把人的实质当成了营生的手腕,受肉体需求支配才停止的劳动。在明白了“真正的消费”之后,马克思接着指认了真正消费的根本属性:“动物只消费本身,而人再消费整个自然界。”人类怎样再消费自然界呢?马克思又指出了详细途径:“依照美的规律来结构”。由此,一条明晰的思想线索呈现于人们面前,马克思所说的真正消费是指不受肉体需求影响且依照美的规律再消费整个自然界。也就是说,人要想证明本人的类实质,只能到非异化的真正消费中,经过再消费出整个美丽的自然界,才算得以真正完成。在马克思的视域中,自然界并不是地道的增加财富的材料,而是人的实质力气的对象化,是对象性的人。经过理想自然界,人就可以直观本身形象。马克思请求依照美的规律再消费出整个自然界,意在阐明人之为人的实质与自然界的美丽亲密相关。只要自然界的美丽和完善,才干证明人的实质的充沛完成,自然美意味着人性美。由此可见,马克思所说的真正消费是具有生态属性的,只要生态属性的消费活动,才干消费出生态性的人与自然关系。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的新型理论根底或新地平由此得以显现和初步成型。

  马克思在《德意志认识形态》中进一步论述了人与自然关系状态同消费劳动之间的关系。马克思说:“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因而,第一个需求确认的事实就是这些个人的肉体组织以及由此产生的个人对其他自然的关系。……任何历史记载都应当从这些自然根底以及它们在历史进程中由于人们的活动而发作的变卦动身。”在这里我们能够分明地看到,马克思研讨问题的动身点必然包含着人与自然的关系,而且这种人与自然的关系随着消费活动的历史进程而不时发作改动。马克考虑察问题固然是从理想的个人动身,但这些理想的个人为了维持本人的肉体存在必然要停止消费活动。正是人的这终身产活动的发作和呈现,改动了人的肉体存在,因此马克思认定,人的消费活动决议人的存在状态,决议着人怎样存在。“能够依据认识、宗教或随意别的什么来区他人和动物。一当人开端消费本人的生活材料的时分,这一步是由他们的肉体组织所决议的,人自身就开端把本人和动物区别开来。”但马克思接着又特别指明:“这种消费方式不应当只从它是个人肉体存在的再消费这方面加以调查。它在更大水平上是这些个人的一定的活动方式,是他们表现本人生活的一定方式、他们的一定的生活方式。”既然消费活动就是人表现本人生活的方式、表现本人存在的方式,马克思于是得出结论说:“个人怎样表现本人的生活,他们本人就是怎样。因而,他们是什么样的,这同他们的消费是分歧的———既和他们消费什么分歧,又和他们怎样消费分歧。”既然个人怎样存在、怎样生活,与他的消费活动是分歧的,而人的消费活动自身又是加工改造自然界的活动,由此我们必然符合逻辑地推论出,人与自然关系同人的消费活动是分歧的,有什么样的消费活动就有什么样的人与自然关系。人与自然关系的合理性必需到消费活动的合理性中去得到证明。在此我们要需求留意一个笼统劳动的圈套,一种合理而合理的人与自然关系并不可以在普通意义上的消费理论中加以说明,特别是不能在仅仅满足吃喝的异化劳动中加以说明,只要在合理而合理的真正消费活动中才干够说明合理而合理的人与自然关系。

  那么,什么是马克思认可的合理而合理的真正劳动呢?马克思在暮年的《资本论》中作了明白的界定:“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本身的活动来惹起、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物质变换”亦为物质交流、物质代谢、物质循环,人与自然之间物质变换过程是指人与自然之间完成或完成物质交流、物质代谢、物质循环的过程,即人经过劳动这一中介向自然界提取对本人有用的物质资料以供养本身,同时将本身在消费生活中所排放的废弃物出借给自然环境,做到被自然环境所复原和所吸收,以达成供养自然环境之目的。日本学者岩佐茂教授就确认,马克思运用“物质变换”概念包含两方面的内容:(1)把人的生活看成是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人经过劳动取得自然物,把自然物作为对人有运用价值的东西,经过消费把它作为废弃物出借给自然界;(2)把劳动过程中人与自然之间的资料转换视为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这是消费意义上的物质变换,这种变换将消费中产生的废弃物可以返还自然界。对马克思生态学思想有着深化研讨的福斯特指证,马克思的物质变换思想是对人与自然之间复杂关系愈加完好而科学的表述,物质变换概念具有特定的生态意义。也就是说,马克思将劳动规则为人与自然之间物质变换的过程,具有重要的生态内容和生态价值,是对劳动实质的一种全新界定。由于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符合人与自然关系的生态状态,抓住了劳动的普遍规律,因此是对异化劳动的克制和真正劳动的呈现。马克思自己就将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视为人类社会存在的永久自然条件和普遍规律,“它不以人类生活的任何方式为转移,倒不如说,它是人类生活的一切社会方式所共有的”。马克思所标明的物质变换劳动为一切社会方式所共有的思想,提醒了物质变换劳动在各种社会形态中应当存在的普遍性,但是,马克思也深入指证,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由于对劳动的个人占有性,人与自然之间应该完成的物质变换活动却发作了中缀,呈现了难以补偿的裂痕,使从土地当中出来的东西再也不可以回到土地中去。“不是活的和活动的人同他们与自然界停止物质变换的自然无机条件之间的统一,以及他们因而对自然界的占有;而是人类存在的这些无机条件同这种活动的存在之间的别离,这种别离只是在雇佣劳动与资本的关系中才得到完整的开展。”补偿资本主义消费活动所形成的人与自然之间物质变换的中缀和裂痕,马克思以为必需扬弃雇佣劳动和对劳动的个人占有方式,由结合起来的消费者共同控制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这样才干真正保证人们从自然王国走向自在王国。

  马克思关于劳动是人与自然之间物质变换的思想,为人与自然关系的统一性奠定了全新的理论根底,保证了生态哲学思想新地平的价值合理性。在西方文化源头的古希腊,劳动被视为一种恶,由于劳动所消费的东西完整是满足人们吃喝的产品,属于被自然必然性所支配的不自在活动,因此只要奴隶才配停止劳动。固然古希腊人也运用“理论”概念,但他们的理论概念是指人与人之间的道德行动的问题。在西方中世纪,基督教神学一统天下,劳动被视为上帝对人类祖先亚当所犯错误停止惩罚的活动,即亚当偷吃聪慧果被驱逐出伊甸园后而不得不汗流满面的劳作。西方近代发作的宗教变革彻底推翻了古代人的劳动观念,新教伦理把发明财富的劳动看作是光彩上帝的活动,从而赋予了劳动崇高、劳动为善的意蕴和价值。马克斯·韦伯认定这种“从牛身上刮油,从人身上刮钱”的劳动概念包含着资本主义肉体。但可悲的是,这种资本主义肉体或资本主义劳动从人与自然关系维度来看,倡导的仅仅是人对自然的权益,丝毫不承当对自然的任何义务。康德所强调的“人是目的”,自然界只是达成人之目的的工具,就充沛表达了资本主义肉体的本质。马克思的人与自然之间物质变换思想的呈现,彻底突破了资本主义劳动单向度对自然的占有,完成了人与自然之间权益义务的对等交流和人与自然之间的动态均衡性。依据马克思的物质变换思想,占有和享用自然资源是人类的根本权益,反应本身能量以哺育自然环境是人类的根本义务,当且仅当人们完成了对自然权益与对自然义务的对等交流后,人与自然之间的生态均衡才干够得以完成,人与自然调和美妙场面才呈现出来。人在自然界中生活,必然要向自然界提取本人所需求的物质材料,也必然把本身产生的废弃物排放给自然环境。完成吸收与排放的循环过程,即完成人与自然之间物质变换过程,是人类参与自然界活动的合理之路和殊途同归。由此可见,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的鲜明共同性,不是就人与自然关系自身来论证人与自然关系的统一性,而是深化到生成人与自然关系的物质变换劳动中来确认人与自然关系的统一性,唯有完成生态化的劳动才干生成生态性的人与自然关系,人与自然关系的合理性要在消费自身的合理性中得到解释和证成。

  三、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新地平的社会指向

  人类的劳动作为对自然界的加工改造活动,必然生成人对自然的关系,又由于人类劳动不是单个人可以完成的,而是结成群共同活动才干完成,因此人与人的关系也必然内在于其中。亦是说,在人类劳动活动中生成了两种根本关系:一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一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由于两种根本关系都内含于劳动活动之中,关于劳动自身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那他们之间必然会发作互相影响、互相限制的作用。马克思关于消费力决议消费关系,消费关系反作用于消费力的思想,就表达了人与自然关系同人与人关系的互相作用性。消费力作为加工改造自然界的才能主要反映人与自然的关系,消费关系作为人们在消费过程中结成的互相关系主要表现人与人的关系。消费力决议消费关系,“随着重生产力的取得,人们改动本人的消费方式,随着消费方式即营生的方式的改动,人们也就会改动本人的一切社会关系。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消费关系也反过来影响与限制消费力,即人们只要结成一定的关系,才有对自然的消费。“人们在消费中不只仅影响自然界,而且也互相影响。他们只要以一定的方式共同活动和相互交流其活动,才干停止消费。为了停止消费,人们互相之间便发作一定的联络和关系;只要在这些社会联络和社会关系的范围内,才会有他们对自然界的影响,才会有消费。”依据马克思的这一思想,我们有理由说,人与自然的关系同人与人的关系具有统一性,我们不能脱离人与自然的关系而笼统议论人与人的关系,也不能脱离人与人的关系而笼统议论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同人与人的关系是劳动的一体两面,有什么样的人与自然关系就会有什么样的人与人的关系,有什么样的人与人的关系就会有什么样的人与自然关系,割裂了二者的关系,就割裂了劳动自身。

  马克思关于人与自然关系同人与人关系的统一思想,开启了从历史唯物主义视域审视人与自然关系统一性的新地平,从而超越了费尔巴哈脱离人的社会关系论证人与自然关系的形式。由此一来,对人与自然关系的了解必然要归入到人的社会关系中,并经过人的社会关系得以阐明;而对人与人社会关系的了解,同样也要归入到人与自然关系中停止剖析与调查,并经过人与自然的关系得以阐明。例如马克思在对资本主义社会异化劳动的研讨中,以为资本主义异化劳动不只招致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异化,而且也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处于互相反对之中。马克思剖析的逻辑是,假如工人的劳动产品对工人完整是异己的,是作为异己的力气反对工人,那么工人的劳动产品属于谁呢?假如劳动自身变成劳动者的被迫活动和异己活动,那么这种劳动到底属于谁呢?马克思的结论是,一定属于一个不劳动却占有劳动、不消费却占有产品的人,这个人就是资本家。“假如人对本人的劳动产品即对象化劳动的关系,就是对一个异己的、敌对的、强有力的、不依赖于他的对象的关系,那么他对这一对象所以发作这种关系就在于有另一个异己的、敌对的、强有力的、不依赖于他的人是这一对象的主人。”于是,人与人之间的对立和异化就经过人与自然关系的对立和异化被提醒出来。反过来马克思也指证,不对等的社会关系也必然形成不对等的人与自然关系。“私有制使我们变得如此愚笨而片面,致使一个对象,只要当它为我们所具有的时分,就是说,当它对我们来说作为资本而存在,或者它被我们直接占有,被我们吃、喝、穿、住等等的时分,简言之,在它被我们运用的时分,才是我们的。”资本主义私有制是一种不对等的社会关系,正是这种不对等的社会关系,使得人对自然的关系变成一种地道占有与被占有的关系,变成人对自然的地道掠取关系。“忧心忡忡的、贫穷的人对最美丽的风光都没有什么觉得;运营矿物的商人只看到矿物的商业价值,而看不到矿物的美和共同性。”

  当今的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者威廉·莱斯对“控制自然”的观念停止了历史性的辨析,最终提出资本主义社会控制自然的目的完整是为了控制人。“假如控制自然的观念有任何意义的话,那就是经过这些手腕,即经过具有优越的技术才能———一些人企图统治和控制别人。”威廉·莱斯的这一思想无疑证成了马克思关于人与自然关系影响和限制人与人关系的结论。控制自然是人树立起来的对自然的支配关系,这种关系招致了人对人的支配。而与此相反,社会生态学开创人布克钦则以为,“人对自然的支配来源于人对人的支配”。布克钦借助“阶级制”概念指认,随着人类社会的开展,人与人之间不对等的“阶级制”现象得以产生,而随着国度的呈现,不对等的“阶级制”被增强和固化,构成了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强者对弱者、富人对穷人、特权阶级对平民阶级、精英阶级对群众阶级的支配形式,这种支配形式反映到人与自然关系方面,就必然会产生人对自然的支配。固然布克钦反对马克思关于人与自然不对等的关系必然招致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不对等的思想,但他无疑确证了马克思关于人与人不对等的关系必然形成人与自然关系不对等的观念。

  既然在资本主义异化劳动条件下,人与自然关系的敌对性同人与人关系的敌对性是分歧的,那么,只要扬弃异化劳动,由结合起来的消费者共同控制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人与自然界之间的矛盾、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才干得以真正处理。这种真正得以处理的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就是克制了人与自然之间的异化、人与人之间的异化,完成了人与自然的生态统一性、人与人之间的对等统一性。人与自然之间异化关系的克制同人与人之间异化关系的克制是分歧的。马克思把人类社会存在的理论根底置于人与自然之间物质变换之中,而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就其实质来说,内在包含着人与自然之间权益义务交流的对等性,以及人与自然调和的生态统一性。一种完成了的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理所应当生成一种人与自然的对等调和关系。当人与自然关系变得对等起来,即自然界成为人的无机身体,社会是人同自然界完成了实质的统一时,自然界就失去了作为控制人的手腕的手腕性,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会随之变得调和对等起来。人与人关系的调和对等,反过来也担保起人与自然关系的对等调和。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社会是结合起来的消费者共同控制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就表达了这一意蕴。“结合起来的消费者”,意味着人与人之间的对等性,就像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所指认的那样:“替代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结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在开展是一切人的自在开展的条件。”结合起来的消费者共同控制物质变换,意味着劳动的共同占有,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成为一切劳动者的共同意志。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在结合起来的消费者手中真正得以完成,人与自然的调和对等关系也就自但是然地呈现出来。由此可见,在马克思那里,人与自然的调和对等关系同人与人关系的调和对等是同谋的,一种欣欣向荣的自然界与一种良序对等的美妙社会是统一的。

  人与自然处于调和对等关系之中,人与自然关系就完成了生态统一性且成为共生共荣的存在状态。人与人之间处于调和对等关系之中,人与人之间就完成了生态统一性,社会就呈现出一种公正享有调和人与自然关系的生态存在状态。由于结合起来的消费者共同控制物质变换,隐喻人人参与物质变换的过程,共同且公平占有物质变换所带来的成果。因而,人与自然之间对等调和同人与人之间对等调和的统一性,确立了一种人与自然调和共生同人与人对等共享的逻辑分歧性次序。由此可见,马克思开拓的历史唯物主义生态哲学思想的新地平,不只包含着人与自然和解的问题,还包含着人与人之间对等共享人与自然和解的成果。自然的解放、人的解放、社会的解放,在马克思那里是一个问题,难分难解地纠缠在一同,这就是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超越以往生态哲学思想的根本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