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文学 《长恨歌》多种意蕴的表现手法

博今文化 / 2020-02-10

  摘    要: 《长恨歌》是白居易所写的长篇叙事诗, 诗中以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为主线, 描写了两个人爱情从喜剧到悲剧的整个过程。诗歌运用了共同的表现手法, 运用多重意蕴, 经过对历史的沉思, 总结了个人的悲喜剧无论是君王还是普通百姓, 都是与国度的命运分不开的;以浪漫的形象寄予了爱情的唯美与人们对唯美爱情的盼望。《长恨歌》对后世文学所起到的影响很大, 开启了后世文学的新篇章。

  关键词: 白居易; 《长恨歌》; 多重意蕴; 艺术特征;

《长恨歌》多种意蕴的表现手法

  “天长日久有时尽, 此恨绵绵无绝期”, 一曲《长恨歌》成为千古绝唱, 白居易对唐明皇和杨贵妃的爱情停止了浓墨重彩的描写, 大胆地承认了“红颜祸水”的成见, 把爱情的唯美与家国情怀联络在一同, 大胆地展现了人的命运。从高高在上的皇帝, 到普通百姓都与国度的命运息息相关。所谓有国才有家, 在国度危难之时, 无论多么美妙的爱情都会陨落, 都会以高昂的基调唱一曲爱情的挽歌。白居易以其平俗易懂的言语, 以夹叙夹议的作风, 来描绘君王与妃子的罗曼蒂克消亡史, 从最初的相思相爱, 到最后的生离死别与相思相念, 再到天上人世的相约, “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做连理枝”。

  一、白居易和他的《长恨歌》

  白居易是唐代最着名的三大诗人之一, 与李白、杜甫共同撑起了整个大唐的诗意天空。与李白的豪迈、杜甫的哀怨相比, 白居易更漠然与潇洒, 白居易的诗歌多以平俗的言语, 来描写理想中事物, 传说他写完诗后会去读给老婆婆听, 老婆婆听不懂的中央他就会重复琢磨修正, 直到老婆婆可以听懂为止。白居易胸纳家国情怀, 是为百姓呼吁的诗人。《长恨歌》是他在元和元年, 和好友陈鸿、王质夫一同去仙游寺被唐明皇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所打动而创作的。他以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为线索, 以叙事为主要手腕, 抒情为衬托方式描写了爱情的唯美与无法, 叙说了爱情的美妙之后, 笔锋一转让热烈的爱情停止曲戛但是止, 成为了千古绝唱的生死恋。在冷静的描绘中, 白居易不乏深入的探究性的考虑, 爱情悲剧的本源在于哪里, 安史之乱是导火索, 而不是本源, 就像《过秦论》中所说的, “灭六国者六国也, 非秦也!族秦者秦也, 非天下也”。爱情的悲剧凄婉哀怨, 而人们对爱情, 对美的追求是不会因而而停歇的, 白居易又给爱情唯美一个不灭的希望, 天上人世两别离, 却是长持久久的怀念与祝福:“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做连理枝, 天长日久有时尽, 此恨绵绵无绝期”。

  二、《长恨歌》的多重意蕴

  (一) 君王的功过意蕴

  《长恨歌》开题直奔主题“汉皇重色思倾国, 御宇多年求不得”, 这不只是在描写男主角对爱情的渴慕之心, 更点出了唐玄宗从最初的开通君主, 转变为骄奢淫逸、大展奢靡之风的昏君, 诸葛亮《出师表》中说:“亲贤臣远小人, 此先汉所以之兴隆也, 亲小人远贤臣, 尔后汉所以之倾颓也”。白居易把唐玄宗称作汉皇是把他与汉武帝并列在一同, 汉武帝开启了文武之治, 唐玄宗开启了开元盛世, 汉武帝宠陈阿娇而倾国, 唐玄宗宠杨贵妃而引发马嵬之变。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悲剧, 外表上看是“安史之乱”招致的, 而究其本源来说是唐明皇本人“春宵苦短日高起, 从此君王不早朝”而引发的;而对杨贵妃的“姊妹弟兄皆列土, 不幸光荣生门户”所引发的诸多社会问题是“遂令天下父母心, 不重生男重生女”, 以女得专宠来光耀门楣败坏了社会习尚;歌舞升平自觉悲观又给这个爱情悲剧加了一个砝码“缓歌慢无凝丝竹, 尽日君王看缺乏。”从这三点上看, 唐明皇的爱情悲剧是他本人一步一步制造的, 而牺牲品却是本人深爱的妃子, 这不只阐明了爱情悲剧与国度紧紧相连, 而且阐明了在男权社会里, 爱情的牺牲品永远都是女性。

  (二) 爱情的唯美意蕴

  “但教心似金钿坚, 天上人世会相见”, 爱情的唯美在于阅历了迂回起伏后的忠实, 而这天上人世的忠实与誓词愈加唯美, 更让人打动。关于君王来说, “后宫佳丽三千人”, 却独独把三千溺爱给了杨贵妃一个人, 关于君王来说忠实愈加唯美, 君王的卧榻从不缺美女, 却在杨贵妃离世后, “夕殿莹飞思悄然, 孤灯挑尽未成眠”、“鸳鸯瓦冷霜华重, 翡翠衾寒与谁共”, 在中国传统观念里, 君王能做到这样真实是太难能可贵了, 因而也更增加了爱情的唯美成分, 君王与妃子的两情相悦, 两心相知是爱情的根基, “七月七日长生殿, 夜半无人私语时”所发的誓词只要两心相知, 那就是“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做连理枝”。

  (三) 历史的沉思意蕴

  在《长恨歌》中, 白居易固然没有以多重笔墨来描写唐玄宗由于“重色思倾国”而招致了安史之乱, 但细致地描写了马嵬坡前与杨贵妃“血泪相和流”的生离死别, 又以归来时的“四处踌躇不能去”来进一步渲染马嵬坡悲剧的双重悲剧颜色, 然后又以玄宗“看朱成碧思纷繁”之眼, 看到了“芙蓉如面柳如眉”, 这让君王“对此如何不泪垂”。随着历史的推进, “梨园弟子青丝新, 椒房阿监青娥老”, 而君王对贵妃的怀念却仍然“悠悠生死别经年, 魂魄不曾入梦来”。对历史的沉思加重了对贵妃的怀念, 白居易把严重的历史事情“安史之乱”轻描淡写, 却把君王对爱情的忠贞写尽, 明赞暗讽, 面对历史君王却没有停止深层次的反省, 没有把爱情悲剧的本源发掘出来, 以平白的叙说让读者替君王做历史的沉思与深思。

  (四) 浪漫的想象意蕴

  众所周知李白是唐代最巨大的浪漫主义诗人, 而白居易的浪漫想象与李白来讲也不逊色, 白居易的“忽闻海上有仙山, 山在虚无缥缈间”, 是不是能够同“海客谈瀛洲, 烟波微茫信难求”相匹敌。李白浪漫想象的是一个情形, 而白居易的浪漫在于不只仅有情形还有深情厚谊, 一切景语皆情语, 哀婉寂寞的情感铺设在仙境之中, 又让“仙人”以人世最普通的情爱来据守一份誓词, 以“仙人”的寂寞与“玉容寂寞泪阑干, 梨花一枝春带雨”的伤情来衬托故事的悲剧颜色, 进而去展开更令人感伤的“天长日久有时尽, 此恨绵绵无绝期”。

  三、《长恨歌》意蕴的表现手法

  (一) 多主题并行

  《长恨歌》最突出的艺术特征就是运用了多主题并行来停止作品的装饰, 在叙事中将多主题充沛融入其中, 没有僵硬的植入, 一切看起来是叙说中的自然流淌, 随着笔者与读者的思绪开展, 多主题似乎显而易见, 又似乎是在笔者的引导下完成一次思想之旅。无论是对帝王功过的评说, 还是对唯美爱情的赞誉, 亦或是虚拟与理想的对撞, 都在娓娓道来的叙说中完成, 使读者没有任何被误导和说教的觉得, 一切尽在不言中, 又一切都在言语里。这就是白居易的高明之处, 浪漫情节的设置也极富人情味, 这是白居易作品的一大特性, 就像水墨画里的留白, 把空间留给读者停止再创作。《卖炭翁》的结尾“天明登出路, 独与老翁别”, 没有说老妪是不是被抓走去“急应河阳役”, 而读者却读得清分明楚, 《长恨歌》同样也没有阐明唐玄宗和杨贵妃互相相思与孤寂, 却道了一句“天长日久有时尽, 此恨绵绵无绝期”, 既与标题“长恨歌”相照应, 又使这段爱情的地久天长, 永无止境的怀念与孤寂, 引领读者把本人的思想融入作品中, 到达读者与作者的共鸣。

  (二) 回环与顶针的运用

  《长恨歌》回环与顶针的运用, 使故事情节加深, 营造一波三折的回环意境, 且又使诗读来朗朗上口, “承欢侍宴无闲暇, 春从春游夜专夜”;“蜀山水碧蜀山青, 圣主朝朝暮暮情”;以回环往复的手法, 进一步强调叙说的重点, “春”与“夜”是爱情的两个侧面, 一个是肉体的享用, 一个是肉体的宣泄, 以回环的手法强调爱情的两个侧面, 把要描写的事物进一步加深, 而且言语精练, 一言概之, 不愧为写诗高手。“后宫佳丽三千人, 三千溺爱在一身”、“忽闻海上有仙山, 山在虚无缥缈间”运用顶针的手法, 所起到的作用仍然是一个强调主体的作用, 在“三千人”之众里, 明皇把“三千溺爱”都放在了贵妃身上, 强调的不只仅是爱的深度还强调了爱的广度。既然是海上的“仙山”, 那么山必然要与理想生活里的山有所不同, 不同之处是“在虚无缥缈间”, 进一步强调了“仙山”的特征, 旨在将人引入虚拟的仙境之中, 以便于进一步对仙境的描写, 以乐景写哀事。

  (三) 理想与虚拟的并重

  从《长恨歌》的整体架构上看, 白居易在描写叙说中, 所描写的理想事情与后局部的虚拟世界描写没有孰轻孰重之分, 前半局部以大量的笔墨描写杨贵妃的美艳和君王的溺爱, 后半局部以同样重量的笔墨描写天上人世的各自生活与相思之苦, 把理想与虚拟并重, 使人难辨天上人世。前半局部的理想写出了两个人爱情的甘美与悲怆, 后半局部用虚拟的想象写出两个人的相思与期盼, 而前半局部和后半局部所运用的是同一条爱情线索, 把理想生活里的爱情延展到虚拟世界, 而且在虚拟的世界里同样一往情深, 所设置的场景与希腊神话具有相同的意境, 人神同形同性同情, 且在仙人的世界里是永生的, 理想与虚拟的并重, 深化了爱情永久的主题, 使作品在描写理想的主题下, 充溢了浪漫主义颜色。

  (四) 叙事、谈论、抒情并举

  白居易如是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 莫始乎言莫切乎声, 莫深乎义。诗者, 根情, 苗言, 华声, 实义。”白居易对诗所持的观念, 决议了白居易诗的叙事、谈论、抒情并举, 他要让《长恨歌》感人心, 因而没有先乎情, 而是以冷静的叙说开端“汉皇重色思倾国, 御宇多年求不得”, 在整个作品中没有一句说教, 而是在叙说中停止恰如其分的谈论和抒情;在诗中注重“根”的培育, 自始至终都以情贯串一直, 使《长恨歌》“根深蒂固”, 在培育“根”的同时, 着力将“苗”修剪得漂亮典雅, 言语的共同性与唯美性并重;关于“华”白居易用最华美的颜色, 来使其“灼灼其华”, 使诗歌的韵律感强, 对仗划一, 富有建筑美和音乐美;在“实”的收获里, 白居易应该算是一无所获, 多重意蕴让《长恨歌》成为千古绝唱。

  四、《长恨歌》对后世文学的影响

  《长恨歌》对后世文学的影响很大。首先, 《长恨歌》开启诗歌叙事之风, 对“诗言志歌咏言”的结论有了新的诠释, 诗在言志的同时也能够“咏言”, 并且在“咏言”中更深化地“言志”;其次《长恨歌》开启浪漫与理想分离之风, 将浪漫与理想交融在一同, 使作品有血有肉有充溢了希望微风情, 后世文学在自创中得到了创作思绪上的拓展;《长恨歌》开启借古讽今之风, 借古讽今是自古就沿用的文风, 但在白居易手里却变得“温情脉脉”而不是冷峻地说教, 对后世的讽喻作品起到了启迪的作用;《长恨歌》开启逆向思想之风, 在诸多的马嵬诗中, 无不对杨贵妃持批判的态度, 多以“红颜祸水”的态度来描写杨贵妃, 而白居易却以逆向思想的方式, 来从女性的角度思索问题, 剖析问题的本源所在, 对后世文学的思想开展起到了引领作用, 让文学更从人文的关心动身, 让文学更温情, 让文人多一些了解与同期, 少一些说教与“口诛笔伐”, 让文学的世界愈加悲悯。

  唐诗是中国文学的推翻, 在唐诗的天空下文学变得那么普通而亲切, 是生活里必不可少的一局部, 人们在诗意的天空下生活。唐诗的内容涉猎普遍, 关于历史事情与民间传说当然是唐诗必写的内容, 马嵬事情就有很多诗人关注, 并以此为主题写下了许许多多的诗。在诸多的马嵬诗中, 白居易的《长恨歌》是无可置疑的翘楚之作, 之所以成为诸多写李杨爱情的诗歌里的佼佼者, 不只由于其文采飞扬, 言语漂亮动人, 更多是诗歌的多重意蕴为诗歌所营造的丰厚内涵。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在多重意蕴下的《长恨歌》每一个读者都能找到本人内心的共鸣点, 多情者读到了爱情的唯美, 睿智者找到了政治的触角, 舞文弄墨者看到了文字的魅力, 哲人读出了先哲的思想, 探究者透视到了将来的希望。一曲千古绝唱的《长恨歌》对我国后世文学的影响颇深, 开启了文学的写实之风, 让文学与生活的高度有一个飞跃式的比肩, 以唐诗的名义走进了后世文学的每个朝代, 并在不同的时期中都展现了不同的艺术魅力, 特别是白居易把个人的命运与国度的命运联络起来描写, 关于当代也具有深入的理想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