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文学 《变形记》中异化现象探析

博今文化 / 2020-02-13

  摘    要: 《变形记》是卡夫卡笔下颇具荒谬、挖苦意味的经典之作, 小说以西方资本主义工业社会为背景, 经过小市民格里高尔的迂回命运, 深入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们畸形、扭曲的金钱观, 激烈鞭挞了异化的理想世界。论文基于构造主义的二元对立理论, 分别从文中的三大对立动手, 将金钱与自我的对立、动物与人类的对立, 门内与门外的对立与格里高尔个体的异化、格里高尔周遭人际关系的异化以及西方资本主义理想世界的异化联络起来, 深化分析主人公格里高尔及其所处的理想世界的“异化”, 以期加深读者对《变形记》宗旨的了解。

  关键词: 二元对立; 异化; 金钱与自我; 动物与人类; 门内与门外;

《变形记》中异化现象探析

  卡夫卡笔下的《变形记》塑造了一个意味的、寓意的、神秘的、梦魇般的世界, 叙说了普通小市民格里高尔某天早晨醒来忽然变成了一只甲虫, 于是慢慢脱离家庭、社会, 最终孤单死去的悲剧故事。作者卡夫卡独辟蹊径, 借格里高尔的遭遇用非传统、反传统的方式构建了一个悖谬、荒谬、非理性的事情, 并由此作为理想世界的缩影, 映射出一个同样荒谬的资本主义社会, 借以引发读者更深的批判与考虑。

  猛烈的矛盾抵触是小说《变形记》的一大亮点, 这与构造主义二元对立的剖析法存在共通之处。构造主义语义学家格雷马斯在索绪尔言语理论的根底上, 提出假定:“在言语之前, 存在着一个思想层次。”所以当研讨对象被合成为一些构造的成分后, 研讨者就能够从这些成分中找出对立的、互相联络的排列、转换等关系, 而这些关系或构造又总是表现为两事物被置于互相对立的位置, 构成区别和比照, 从而产生另一层次上的各自的意义, 研讨者因而能够从另一个角度重新认识和把握对象构造的复杂性。论文将运用二元对立理论对《变形记》停止解读, 以“异化”为线索贯串全文, 从文中的三大对立动手, 将金钱与自我的对立、动物与人类的对立、门内与门外的对立与格里高尔个体的异化、格里高尔周遭人际关系的异化以及西方资本主义理想世界的异化联络起来, 逐个对应, 层层推进, 深化分析主人公格里高尔及其所处的理想世界的“异化”。

  一.个体的异化:金钱与自我的对立

  个体的异化是指自然、社会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关于人实质的改动和扭曲, 是人的物质消费与肉体消费及其产品变成异己力气, 反过来统治人的一种社会现象。个体的异化可分为两个层次, 即个体生理的异化与个体肉体的异化。小说中个体生理的异化表现为格里高尔某天早晨醒来忽然发现本人变成了一只甲虫, 异化的结果是生理特征与生活习性的改动, 异化前后构成鲜明的反差, 这是文本浅层的异化, 本文不再加以赘述。个体肉体的异化指的是格里高尔在社会环境和家庭压力的双重影响下构成的异于自在人的扭曲的肉体活动, 详细表现为格里高尔内心的矛盾抵触与对立, 可主要概括为金钱与自我的对立。

  作为个体异化的表现, 金钱与自我的对立由表层构造的对立与深层构造的对立组成。表层构造与深层构造是文学构造主义中的两个向度。表层构造即是外在可感知的, 而作品内在的意义不在内容中, 而托寄于深层构造之中。在金钱与自我的对立中, 依据文章的详细内容, 表层构造表现为格里高尔逃离的愿望与理想的压榨之间的对立, 主人公格里高尔作为资本主义工业社会中的一枚“螺丝钉”, 深受理想压力的搅扰, 并由此产生了逃离的愿望, 从而构成了内心中逃离的愿望与理想压榨之间的对立。而从表层构造由表及里深化发掘后, 深层构造指向格里高尔所处社会阶级背后的内在关系, 即资本主义工业社会中以格里高尔为代表的劳动人民自我认识与生存认识之间的对立, 主人公格里高尔意味着异化的理想社会中的劳动人民阶级, 他所面临的自我认识与生存认识的对立事实上也意味着同一社会阶级的人民所面临的普遍矛盾。

  (一) 逃离的愿望与理想的压榨

  格里高尔是个整天奔走在外的游览采购员, 为营生计而不得不听人摆布, 平凡地过着机械而繁忙的生活。他战战兢兢, 忠实不二, 像每一个底层的劳动人民一样, 做着社会链条里永不停歇的一环。但人毕竟不是机器, 格里高尔也一直面对着疲惫、劳累与肉体的抗拒, 他埋怨“别的采购员生活得像贵夫人”, 而他却总是栉风沐雨;他愤怒苛刻的上司压榨他的劳动力, 消磨他对生活的酷爱;他以至不敢生病, 生怕遭到上司的指摘。他不堪重负而盼望逃离, 以每晚紧闭上锁的房门宣布着本人的抗拒, 以至梦想了痛骂老板的场景, 但他想逃离又不得逃离, 他肩负着父母的债务、家人的生计与妹妹的幻想, 只能在理想的牢笼中过着一如既往的生活。他身上共存着逃离的愿望与理想的约束, 这二种力气的对立使他苦苦挣扎于功利的社会里, 难以寻求灵魂的自在与肉体的摆脱。这是个体肉体的异化。

  (二) 自我认识与生存认识

  自我认识是个体对本人身心活动的察觉, 是个体与外界交互的前提与条件。生存认识主要指人类在生存过程中对生命存活的追求与保证。现代社会中, 金钱作为生存的代名词, 对格里高尔乃至整个家庭的生命存活至关重要。作为家庭经济的主要来源, 他内心中生成了激烈的生存认识, 也正是生存认识的极度收缩与强化直接招致了他内心自我认识的变形、弱化, 形成了两者的对立。

  变成甲虫后的格里高尔显得焦灼而忧虑, 他忧虑的是变形给他带来工作上的费事, 而非变形自身。只需不对他的工作带来影响, 那么变形似乎就只是一件无伤大雅的小事, 他以至没有什么生理上的不适。生活的重压下, 工作和金钱的重要性显而易见, 激烈的生存认识主宰了他的大脑, 而自我认识简直完整丧失。自我认识与生存认识的严重失衡下, 他不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而首先是社会的工作者和消费者。激烈的戏剧讽喻效果就此降生了。

  金钱之于格里高尔不再是货币符号, 而是理想的意味、生存的代名词, 这是个体肉体的异化, 也是群体肉体的异化。在资本主义金钱至上的价值观指导下, 人们的生存认识与自我认识严重失衡, 以至安康与生理构造曾经失去了同自我的必然联络, 而仅仅与工作相关, 经济需求决议了思想和判别。这是资本主义工业社会带来的个体的异化。

  二.人际关系的异化:动物与人类的对立

  小说中人际关系的异化指的是在环境作用下,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逐步转化为单一的受金钱支配的经济交往联络。与格里高尔本身的异化相比, 格里高尔四周人际关系的异化则更具变化性和矛盾性。甲虫躯体与人类思想的矛盾是变形后的格里高尔面对的首要对立, 这一对立看似属于个体的异化, 本质上却直接引出了更为剧烈的对立抵触, 即格里高尔盼望以人的身份被人承受与一直不被承受的对立。假设说格里高尔不被社会认可、承受是人际关系的初步异化, 那么格里高尔家庭中利益与亲情的对立便是人际关系的进一步异化。变形后, 家人遭到利益的驱赶, 本来深沉的亲情瞬间间荡然无存, 以亲情维系的人际关系被残忍打断, 形成家庭伦常、亲情的异化。

  (一) 甲虫躯体与人类思想

  在构造主义中, 二元对立双方相异而又重新结合, 结合是复合构造, 多元关联, 多方面的统一。变形之后格里高尔具有了甲虫躯体, 他的“身子宽得出奇”, 还有“无数双细小的腿, 一刻不停地向五湖四海挥舞”, 但人类的思想却没有由于身体的变化而消逝, 思想中的他仍是这个家庭的中流砥柱, 而身体却一夜之间异化为行动不便、外貌丑陋的甲虫。此时, 甲虫躯体与人类思想相互对立却又重新结合, 在格里高尔身上到达了统一。

  甲虫躯体与人类思想的对立和抵触使他难以承受本人的变化, 以至完整无法顺利地用思想控制本人的肢体完成动作。但正是由于格里高尔变成了甲虫, 他才第一次苏醒地认识到了本人作为人的身份 (这是他以往在工作世界中完整遗忘了的) 。变形后, 人类思想的保存维持了他本来的仁慈和温情, 丧失了工作才能和经济来源的他仍试图为家庭做点什么, 甲虫的躯体庞大而丑陋, 可他的内心却是美妙而仁慈的。丑陋的外貌与仁慈的心灵共存于变形后的格里高尔身上, 可浅薄的人们只看到他虫的外形, 看不到别人的心灵, 他盼望被当做人, 盼望被了解而一直不得, 正是这种盼望被了解的内心与一直不得了解的理想的对立招致他彻底被丢弃, 走向形体消灭的悲剧。

  (二) 利欲熏心与亲情消逝

  格里高尔的终身有两种生存形态, 一种是变化前的人类, 一种是异化后的甲虫。变成甲虫以前的他是家里的顶梁柱, 承当着一家人的开支, 也因而备受家人的赞扬与喜欢, 与父母、妹妹之间都有着深沉的亲情。而变成甲虫后的格里高尔失去了工作才能和经济来源, 彻底沦为了这个家庭的附庸。变形彻底改动了他的家庭生活, 成为了他美妙生活凄惨结局的分割线。生活的面纱渐渐被掀开, 父母和妹妹为了生存只能外出打工, 并将房子出租给房客, 而困在甲虫躯体中的格里高尔即便是人, 没有经济才能的加持, 对家庭来说也无异于一只甲虫。他的母亲常被他吓到晕厥, 父亲粗暴地重创了他的躯体, 担任照顾他的妹妹逐步显显露厌恶与厌弃。本来经过血缘与情感维系的人际关系如此随便地被利益所打断了, 最亲的亲人在利益的驱赶和严酷的理想生活中冷淡了亲情。利益与亲情的对立使一切的自私与丑陋都被暴露了出来, 维系格里高尔与家庭的纽带———金钱一旦断裂, 家庭伦常、人际关系也就发作了裂变。

  失望的格里高尔最终在内心的凄风苦雨中孤单地死去了, 他是资本主义社会和现代化社会大工业消费千千万万劳动人民的缩影。人们异化为金钱的奴隶, 而传统的以情感、宗法维系人际关系异化为以金钱、利益为纽带的人际关系。金钱在一定水平上成了支配人际关系的独一权利, 一个人一旦失去了经济才能, 就会被家庭、社会强迫脱离, 这是超乎变形的荒谬。

  三.理想世界的异化:门内与门外的对立

  罗曼·雅各布森进一步提出了言语学上的二元对立形式:隐喻和转喻。在《变形记》中, “门”是作者重复描画的一个主要意象, 在格里高尔变形前后都是阻隔他与理想世界的分割线。“门”自身是内外关系的转喻与隐喻, “门”内是主体私密孤单的空间, “门”外是异化了的理想世界, 变形前主体盼望经过紧闭房门而规避社会对他的异化;变形后主体企图走出房门而追求与人类的异化。

  (一) 规避异化与屈从异化

  异化的理想世界之于格里高尔似乎是银河中宏大的黑洞, 一方面, 它暗含的金钱与利益正如黑洞的宏大吸附力不时吸收着人们探究, 另一方面, 它给人们带来的不可逆转的异化便好像坠入黑洞后遭到的万劫不复的消灭。因而格里高尔置身于异化的理想世界, 一直存在着表层人性屈从与内心深处抗拒的矛盾与抵触。

  变形前的格里高尔是社会里的一枚普通的“螺丝钉”, 整天兢兢业业, 吃苦耐劳, 承受指导的差使, 依从公司的调遣。长期身处在异化、扭曲的社会环境中而不能脱身使他渐渐地被社会所异化, 而他却不得不屈从、依从来自社会的力气, 由于这是他苟且于这个严酷世界的独一方法。理想迫使他成为一个“顺民”, 但他内心却充溢无法和不满, 他不满他的职业, 埋怨是份“累人的差事”, 不只饱尝四处奔走之苦, 还居无定所、栉风沐雨;他感慨与人之交总是流于外表, 难以交心;他痛恨老板的官僚主义, 想象着以老板居高临下的态度痛诉他的种种不是, 气得他从办公桌上摔下来。因而他的潜认识却一直有一种关于个人封锁空间的追求, 他习气在晚上锁上房门, 将本人封锁在狭小的空间中, 以此来暂且规避外界的异化。只要锁上门在本人的房间里, 他才干脱去社会的消费者、家庭的顶梁柱的身份外衣, 真正地做回格里高尔, 释放本人的心情与不满。

  格里高尔在理想的重压下不得不向社会的异化的低头, 可他终归盼望逃离这个异化的世界追求灵魂的自在, 但仅以他渺小的力气, 无法与整个社会抗衡, 因而他只能选择以封锁本人来规避社会的异化。规避异化与依从异化是两股共存于格里高尔身上的力气, 没有任何一股能强大到将另一股吞噬, 他就在这两者的对立中不时挣扎、不时克制本人。

  (二) 追求异化与抵御异化

  变形后的格里高尔不复从前的容貌, 成为了一个背着甲壳的不幸人。他丑陋的表面让一切人都敬而远之, 他的一腔孤单无处诉, 满腹苦闷无人知。但人究竟是群体动物, 孤单的折磨如利刃般抹杀着他的意志, 因而他想翻开那扇房门, 开端追求本人与他们的异化。他迫切地想要走进来, 接触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人, 可他三次爬出房门, 换来的却是父亲的动怒、动武和母亲的惊吓、晕倒, 就连独一照顾他的妹妹也在不久后弃他而去。家人尚且如此, 更何况外人。公司代表上门探听状况, 看到变成甲虫的格里高尔, 便“忽然间转过身子, 努着嘴, 肩膀在不时的颤动着”。显而易见, 当他竭力追求本人与别人的异化, 渴求取得了解的同时, 他的家人和同事也正在排挤、抵抗曾经异化的他。这里的门指的不只是房门, 更是意味着他与人类社会的隔阂与间隔, 是社会中的大多数人抵抗少数异类的标志。这是门内与门外的对立, 也是追求异化与抵御异化的对立。门内的格里高尔盼望异化, 门外的正常人类排挤异化。

  变形作为格里高尔命运改动的转机点, 同样也是他内心规避异化与屈从异化的对立转变成追求异化与抵御异化的对立的关键, 变形前的他以锁住房门来规避异化, 变形后的他以走出房门来追求异化, 这里的门最终代表了人们在生存中进退两难的状态。在异化了的理想世界里, 人们无法抵抗异化, 人们也同样无法被社会异化, 无论人们作出什么样的选择, 人们走到门外或者待在门内, 总会遭遇到不同水平的窘境。

  本文以《变形记》中的三大对立, 即金钱与自我的对立、动物与人类的对立、门内与门外的对立分别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下个体、人际关系与理想世界的异化。这其中的每一种对立以常人的角度看来都显得如此荒谬与新奇, 但看似荒谬新奇的故事正是当时人们生存状态的真实写照。在资本主义社会金钱至上的价值观的差遣下, 严酷的理想约束着每个人的身心, 畸形的社会和生存的压力使许多人肉体被扭曲、异化。小说以主人公变为甲虫这一荒谬故事反映了资本主义工业社会中金钱至上的价值观指导下人们追逐利益, 丢弃人性与情感, 逐步被社会所异化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