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文学 《人面桃花》中梦境与真实的“双轨制”叙说构造

博今文化 / 2020-03-04

  摘    要: 《人面桃花》是格非“江南三部曲”中的第一部。梦境作为其中的重要意象, 所构筑的叙事空间产生了一股强大的美学力气, 在与理想世界互相映照的过程中, 构成了“双轨制”的叙事空间。梦境空间的构筑, 为文自己物添加了难以抹灭的诡秘宿命, 不只表现了人物内心深处的肉体追求以及作者共同的叙事诉求, 更进一步在构造上呈现多重形态, 丰厚延伸文本的情节构造, 以巧妙的构思丰厚了文本叙事形态, 表现了格非由文学方式实验转向对古典历史追问与探寻的胜利。

  关键词: 人面桃花; 梦境; 叙事空间;

  早期的格非执着于对文学方式停止实验性的探究。他的《迷舟》《褐色鸟群》等作品都表现出了他共同的现代审美认识。但是, 当文学方式的实验空间逐步走向逼仄, 他也同余华、苏童一样, 转向了对历史、写实情形的探究。《人面桃花》作为格非“江南三部曲”中的第一部, 以普济这个历史大背景中的小城镇, 讲述了妄图树立“乌托邦”式生存环境的陆秀米等人的命运, 表现了作者对历史的追问与探寻。但值得留意的是, 格非并未使人物成为历史激流中的符号, 而是借由写实性的生存情形, 将人物内在肉体追求与庞大历史背景相分离, 以“桃花源”梦、“乌托邦”梦作为全文重要的线索, 表现个体在面对庞大历史时的无力。梦境与理想世界之间构成了一股宏大张力, 为人物形象添加了难以抹灭的诡秘宿命感。同时, 作者又有意以梦境推进文本情节开展, 在真假构造变幻间改动人物生命走向, 左右文本情节开展进程, 延伸文本叙说构造。可见, 格非将梦境作为与真实世界相对的叙说空间, 构成了“双轨制”的叙说构造。

  一、外化的肉体追求

  《人面桃花》以梦境的方式展示人物内心的肉体追求。梦在作家笔下是心灵自在的外化表现。它是与理想世界道德桎梏相悖的存在。小说中, 秀米是深受传统礼教约束的大家闺秀, 她对月经的懵懂恐惧、对张季元的厌恶排挤都表现出她遵守理想礼教标准的一面。但梦境却成为了她窥探本人内心的有力载体。经过梦境, 她冲破了道德对她的激进规约, 重新认识了本人的本真需求。小说中, 秀米做了一场与张季元有关的春梦。在梦境中她讯问张季元门的位置, 直到张季元将手摸到她的大腿, 又将绳子缠上她的伎俩, 她才大喊着“不要绑我”尖叫着从梦中醒来。小说中重复提及的“门”是秀米盼望挣脱礼教回归本性的出路;“绳子”则是她潜认识中紧紧捆绑本人本性的强力约束;“不要绑我”四个字则表现出了她请求本性释放的激烈呼吁。秀米进入青春期, 等待与异性接触, 却深受传统礼教的控制, 本能地将这种等待埋藏于内心深处, 直到夜晚才借由梦境的方式表现出来。弗洛伊德《创作家与白日梦》一文曾细致论述过梦境呈现的缘由:“在夜晚, 我们也产生了一些我们羞于表达的愿望;我们本人要坦白这些愿望, 于是它们遭到了抑止, 被推进了无认识之中。”而秀米梦见死去的“总揽把”王观澄向本人诉说树立“桃花源”花家舍的始末, 并通知她“我晓得你和我是一样的人, 或者说是同一个人, 命中必定了会继续我的事业”。王观澄作为一个死去的人当然不会给人托梦, 这样的梦中对话, 是秀米内心盼望树立属于本人的“桃花源”的反向展示。理想社会中的秀米是一个深受传统礼教影响的少女, 固然她具有寻求自在乌托邦的雄心壮志, 但却不肯在理想世界中流露分毫。她以至妄图压制内心的真实追求, 以为那只是连她本人也说不清的乖僻想法, 可最终却被听过她梦境的韩六一针见血:“你在想, 这个王观澄这般的无能, 这花家舍要是落到我的手里, 保管叫它诸事停当, 成了真正的人世天国……”韩六的话其实是对秀米与王观澄梦中对话的理想考证。作为与秀米朝夕相处的人, 韩六深感秀米并不如外表那样温柔无争, 她只是暂时被理想封建礼教制度压制住了内心深处的肉体追求, 但“梦境正好打破理想中的条条框框, 把物理规律和社会标准放到一边, 让情感在这里汪洋恣肆, 让潜认识的‘意志’在这里随意任性地行事。”能够说, 梦在文本中是作为展示人物心理内在矛盾存在的。秀米一方面想做一个温柔规矩的传统女性, 但梦境却真实地展示了她盼望不平凡, 等待寻求“乌托邦式”生存环境的真实心理状态。可见, 梦境是展现人真实心灵需求的载体, 为表现人物内心审美追求提供了圆满的话语空间, 从而使内在肉体世界与外在理想生活构成一股宏大的张力, 最终使人认识到本身潜藏的、被理性所压制的本真认识。

  二、共同的叙事诉求

  《人面桃花》以梦境的方式展示作者共同的叙事诉求。作者在文中采用真假相生的手法, 将虚幻的梦境和真实的理想相交融, 使文本浸润在一股难以言喻的诡秘气氛之中。胡河清曾评价钱非:“格非者, 灵气所锺之异才也。他不只处事有机心, 且秉赋颇高, 能闻天籁, 所以有此诡秘的叙说语调就非咄咄怪事了。”可见这种诡秘气氛的来源正是格非自己区别于其他叙说者的共同叙事作风, 而“梦”在格非的《人面桃花》中正是这种诡秘叙事作风的最佳反映。在他的文本中, 梦总是以以下两种叙事方式展示作者共同的叙事诉求:第一, 以梦指向理想, 表现作者希望以梦境指引理想的叙事等待。梦境之所以可以成为文本中重要元素, 是由于梦境最不具有诈骗性。它总能最真实地展示人物内心的需求, 从而为文本提供一重比理想愈加真实的叙事途径。文本中秀米梦到的葬礼情形与理想中真正参与的葬礼一模一样;小东西在梦中恍恍惚惚地说要下雨了, 屋顶便立即响起了雨声。这些梦境都真实地指向理想世界, 成为理想世界的指导, 为文本提供了另一重叙事空间, 这一重叙事空间是比理想空间更为真实。它使文本产生了双重叙事意义, 以理想反衬梦境的真实, 从而使读者进入文自己物愈加真实的情感体验和肉体世界。第二, 梦与理想交融, 表现作者有意虚化梦境与理想界线的企图。以梦境作为文本叙事线索, 使得整篇小说都洋溢着一股诡秘颜色, 进而深入地展示人与世界、与命运难以言喻的勾连关系。在《人面桃花》中, 常常呈现“虽然她如今是苏醒的, 但却未尝不是一个更大、更悠远的梦的一局部”“一切这些事, 只不过是她在轿内打了一个盹, 做的一个梦”“你有的时分会从梦中醒过来, 可有的时分, 你会醒在梦中, 发现世上的一切才是真的做梦”这样的句子。文本中的主人公总是在总是在疑心理想与梦境的真假关系, 以为理想不过是一场宏大的梦。这其实是作者在有意虚化梦境和理想之间的界线。他以为梦境与理想或许本没有那么大的差别性, 也不具有明白明晰的分界限。将理想与梦境互相映照, 不只离间了读者在阅读时的真实感, 更使作品添加了浓重的虚幻颜色。他似乎是成心将整部作品置于一个宏大的梦境中, 时辰借主人公的感受来提示读者不要过火沉溺其中。格非正是以这样超脱理想的笔法展示本人寄予在作品中的共同叙事诉求。这显然有他早期作品中现代性的持续, 但却并非全部。在他的笔下, 梦境作为《人面桃花》中的关键意象, 呈现出了比理想更多的真实性。这种梦境真实是文本的画外之音, 是庞大历史的一局部, 更是作者真正的创作企图。它可以真正表现格非的创作诉求, 或许他自身就在等待以这种虚幻的方式使本人的文本与读者产生某种对话关系, 从而使读者理清一条更为靠近他创作企图的叙说道路, 而不是单纯地故弄玄虚, 刻意虚化文本脉络, 混杂梦境与理想的关系。

  三、情节的多重建构

  《人面桃花》以梦境的方式对文本情节停止多重建构。读者在阅读文本过程中, 会产生一种激烈的宿命感, 觉得文本中的人物似乎都被牵上了一条命运之绳, 而这条绳正是梦境。梦境对文本情节的建构首先表现在梦是小说中“乌托邦”“桃花源”式生存状态的意味。文本以梦作为情节的中心要素, 全文都盘绕“梦”进而展开。无论是将生活比喻成宏大的梦, 还是文中那两句关键诗句———“未谙梦里风吹灯, 可忍醒时雨打窗”, 都是文本情节的一种重要构建。“未谙梦里风吹灯, 可忍醒时雨打窗”是格非在文本最后局部中创作的诗句, 既是秀米在人生最后的内心写照, 也是全文的中心情节概括。作者借这一“梦”一“醒”, 侧面展示人物徒劳半生虽盼望树立理想生存世界, 苦心运营却仍毁于一旦的凄凉之感。这其实是格非由多种文本方式实验转入对古典、历史探究, 将现代性与历史性停止的圆满杂糅后的意味性情节构建。他将梦作为情节构建的中心意象, 将它置于构造金字塔的顶端, 以虚境的方式使其在文本中一以贯之地呈现。其次, 梦境固然作为虚幻的存在, 却可以推进情节开展, 改动人物心理进程, 以至改动人物人生走向。文本中, 少女秀米开端正视本人的情感需求, “不论表哥说什么, 她都容许;不论表哥做什么, 她的眼睛和心都将坚持缄默”, 正是发作在她窥见本人对张季元产生情感激动的梦境之后。能够说, 正是由于那场突如其来的奇异春梦, 才招致秀米正视本人内心的真实诉求, 从而使她的“人生道路发作了偏转, 一头扎进了中国近代史的惊涛骇浪。”这显然是对秀米的终身都具有决议性意义;而大金牙的母亲反对大金牙参与反动也是由于她昨晚梦见大金牙的爹“坟头上落了一群白鹤, 这是不祥之兆, 只怕这事就应验在你的身上。”梦中呈现的白鹤作为不详物, 使大金牙的母亲愈加坚决地反对儿子参与反动。可见, 梦境在文本中虽作为虚境存在, 但却可以引领实境中人物的心理状态, 为文本情节开展起到推进作用。最后, 梦在文本构造中起到全方位构建情节的作用。梦作为虚境暗线与理想实境明线互相映托呈现在文本中, 与实境交替构成二重情节线索构建文本构造, 从而使文本构造趋向完好。如在文本第二局部, “总揽把”王观澄托梦于秀米, 以梦境叙事透露本人并不是如风闻中病死而是被人虐待致死。作者大能够借某个人物之口使读者直接明晰真相, 却以梦境作为叙事手腕, 侧面暗示王观澄的死因, 进而以韩六的察看作为佐证, 为文本添加了许多神秘颜色。不只如此, 作者还会将梦境与实境相对照, 构成激烈的反差冲击。秀米再次回到普济后便开端构建本人“乌托邦”式家园的理想, 但普济百姓却并不了解她的举措, 以至妖魔化秀米, 妖魔化反动。文中老虎梦见秀米的屋子摆设“屋子里光线暗淡。木椅、梳妆台、屏风、雕花大床、摆着花瓶的条案, 都坚硬如铁, 泛着冷冷的光”, 这样的描绘表现了普济百姓关于秀米这个反动者的形象异化。他们以为秀米爱享豪华且生性严酷, 因而房间灯光必是黑暗且家具也一定跟她一样高尚且冷冷的。但当老虎真正走进秀米的屋子才发现, “这个房间与他的梦中所见完整不同。“没有黑漆描金的大屏风, 没有润滑锃亮的花梨木桌椅, 没有镶着金边的镜子, 没有鸡血红花瓶。他留意到, 校长睡的那张床也是那么的寒碜, 蚊帐打着补丁, 床脚绑着麻绳, 床上被褥混乱, 床前有一块简易的踏板, 上面搁着一双黑布的阔口棉鞋。”虚境与实境对照所构成的宏大反差, 使文本构造愈加饱满的同时, 也更为生动地表现出了理想反动者在面对理想世界时产生的无法困境。格非在文本多处以梦境展示理想窘境, 使梦成为与理想世界成为“双轨制”的存在。这都表现了他在文本建构上的别出心裁。

  梦境作为《人面桃花》中一以贯之的重要意象, 理想世界互相映照, 为文本构筑了完好的叙事空间。它既表现了人物内心深处的肉体追求以及作者共同的叙事诉求, 又在构造上呈现多重形态, 丰厚延伸文本的情节构造, 以巧妙的构思丰厚了文本叙事形态。因而, 《人面桃花》作为格非“江南三部曲”的第一部, 完成了现代性与历史性的圆满交融, 表现了他由文学方式实验转向对古典历史追问与探寻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