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文学 《诗经·唐风》的五个根本特征

博今文化 / 2020-03-05

  摘    要: 晋国之所以可以强大的缘由, 能够盘绕季札观周乐时对《诗经·唐风》的评价这个中心, 从《唐风》中的“勤”“正”“忠”“预”“朴”五个根本特征停止调查。其互相之间的关系是:“勤”为富国之根源;“正”为走向胜利的保证;“忠”为事业的纽带;“预”为胜利的前瞻性;“朴”为行进中的校正器。其构成的缘由则在于晋国处唐尧故地, 四面皆戎狄, 多元文化调和相处。

  关键词: 《诗经》; 《唐风》; 晋国文化;

  0 引言

  梁惠王讲:“晋国, 天下莫强焉。”这是人们所公认的事实。晋国是春秋时期最先进的区域, 为天下人士所向往。《左传·襄公二十六年》声子所云“虽楚有材, 晋适用之”便是例证。是以从历史、经济、文化、文学、艺术等等多方面研讨调查晋国, 关于我们如今两个文化的建立都会产生有益的启示和促进的作用。本文则从文学的角度对晋国文化作一些讨论。不当之处, 还望方家批判指正。

  说起晋国的文学, 能够讨论的话题很多。比方:从文章方面看, 《尚书》中的《文侯之命》就是重要的文献和文章。周幽王宠褒姒、废申后、逐太子宜臼, 宜臼奔申。申侯与犬戎杀幽王, 朝廷大乱, 晋文侯与郑武公迎宜臼立为王, 迁都洛阳, 是为平王。周平王于是以晋文侯为方伯, 赐以秬鬯、弓矢、名马, 其策命洋洋洒洒, 有波涛, 有感情, 是西周时期少有的一篇漂亮散文。从小说方面看, 则《师旷》为先秦时期具有代表性的小说, 它是关于晋国大音乐家师旷的故事集, 情节复杂, 叙说明晰, 描写生动, 既塑造了鲜明的人物形象, 又表达了对开通政治与民本思想的追求。不过, 若从纯文学的角度讲, 最能反映晋国文学成就和特性的还是《诗经》中的《唐风》。

  《唐风》是十五国风之一。风, 即音乐的调子。十五国风, 即十五个地域的音乐调子, 和各个国度的领地并不完整吻合。唐风, 便是古代陶唐氏的区域, 即山西晋南盆地大局部地域的音乐调子。这也是晋国主要的领地。十五国风中还有《魏风》, 是中条山以南的地域, 今山西芮城一带的音乐调子。由于晋献公十六年才灭的霍、魏、耿, 入晋较迟, 所以说晋国文化的源头则需由《唐风》开端。

  《唐风》反映的是晋国人民的心灵世界。由于古代音乐的流失, 《唐风》所提供的只是歌词。这给我们了解每一首诗歌的宗旨和内容形成艰难。古今对其解读也是五花八门。那么, 如何精确把握古代晋国人民的心灵世界?本文盘绕一个中心, 紧抓五个根本特征。一个中心, 便是以季札观周乐对《唐风》的评价为中心。五个根本特征, 便是《唐风》中的“勤”“正”“忠”“预”“朴”。下面依次停止阐述。

  1 季札观周乐对《唐风》的评价

  我们先来看一个中心。之所以要以季札观周乐中对《唐风》的评价为中心, 是由于第一, 季札生活在春秋鲁襄公的时期, 关于《诗经》没有隔阂。第二, 他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 具有极高文学艺术涵养的人物。第三, 他对《诗经》全面的系统的评价, 不断作为经典为历代所学习、所承受。因而, 以其对《唐风》的评价为解读的基点, 就能够精确地把握晋国的传统、特征以及人民的内心世界, 而不至于走偏。

  季札观周乐, 见于《左传·襄公二十九年》。当鲁之乐工为之歌《唐风》时, 他说:“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遗民乎?不然, 何忧之远也?非令德之后, 谁能若是?”杜预之注云:“晋本唐国, 故有尧之遗风。忧深思远, 情发于声。”孔颖达之疏云:“陶唐之化, 遗法犹在。作歌之民与唐世民同, 故察此歌曰:‘思虑深远哉?’见其思深, 故疑之云:‘其有陶唐氏之遗民乎?若其不是唐民, 何其忧思之远也?非承令德之后, 谁能如此深虑也?’令德, 谓唐尧也。”注和疏已解释得十分分明。

  由季札的评论我们可知《唐风》的特性:一是思深;二是忧远;三是有传统, 有历史感。思深和忧远意义相近, 故杜预概括为忧深思远, 而有传统、有历史感又是和忧深思远相联络着的。因而, 若从作风上讲, 能够说是厚重感。若从思想上来讲, 能够说是计久远。关于《唐风》, 能够如此把握之。

  那么, 《唐风》的这种特性是如何表现的呢?这能够从“勤”“正”“忠”“预”“朴”五个根本特征来阐述。

  2《唐风》的五个根本特征

  2.1“勤”即勤劳

  《唐风》一共十二首。关于“勤”的诗歌, 能够《蟋蟀》来概括。原文如下:

  蟋蟀在堂, 岁聿其莫。今我不乐, 日月其除。无已太康, 职思其居。好乐无荒, 良士瞿瞿。 (莫, 暮。职, 应该。)

  蟋蟀在堂, 岁聿其逝。今我不乐, 日月其迈。无已太康, 职思其外。好乐无荒, 良士蹶蹶。 (蹶蹶, 劳动的样子。)

  蟋蟀在堂, 役车其休。今我不乐, 日月其慆。无已太康, 职思其忧。好乐无荒, 良士休休。 (休休, 勤奋的样子。) 

  为便于了解, 翻译成文言则为:

  蟋蟀曾经躲进庭堂, 一年已到末尾。如今还不快乐, 日子会很快过去。但也不要过火安乐, 应该想着你的职位。欢乐而不废正事, 贤良的人经常警觉。

  蟋蟀曾经躲进庭堂, 一年已到末尾。如今还不快乐, 日子会很快溜掉。但也不要过火安乐, 应该想着的事还有。欢乐而不废正事, 贤良的人经常勤苦。

  蟋蟀曾经躲进庭堂, 大车曾经清闲。如今还不快乐, 日子会很快过去。但也不要过火安乐, 应该想着忧患。欢乐而不废正事, 贤良的人经常奋勉。

  这是一首主张勤劳工作、志不可荒的诗。值得留意的是, 作者并不是一味戒备世人, 而是既同意应该快乐的时分就快乐, 只是必需有节制。这就契合人情, 深沉得多。所谓思深便是如此。

  2.2“正”即端正不偏

  关于“正”的诗歌, 能够《杕杜》和《无衣》为代表。

  《杕杜》原文为:

  有杕之杜, 其叶湑湑。独行踽踽。岂无别人?不如我同父。嗟行之人, 胡不比焉?人无兄弟, 胡不佽焉。 (佽, 助。)

  有杕之杜, 其叶菁菁。独行睘睘。岂无别人?不如我同姓。嗟行之人, 胡不比焉?人无兄弟, 胡不佽焉? (睘, 孤单。) 

  译成文言为:

  一株孤生的赤棠, 叶子长得那样壮。我单独走着很苍凉。难道没有人在一同?但终究不如亲弟兄。唉, 道路上的人, 为什么不相亲呢?没有兄弟的人, 为什么不相帮呢?

  一株孤生的赤棠, 叶子长得那样繁茂。我单独走着很孤零。难道没有人在一同?但终究不如我的同宗。唉, 道路上的人, 为什么不相亲呢?没有兄弟的人, 为什么不相帮呢?

  《杕杜》是一首正宗族的诗歌。值得留意的是, 作者不是一味宣扬宗族的重要性, 而是讲有兄弟和宗族的人比无兄弟和宗族的人要好, 并请求普通的人也象兄弟同宗一样相帮。这就要厚重得多。

  《无衣》原文为:

  岂曰无衣七兮?不如子之衣安且吉兮。

  岂曰无衣六兮?不如子之衣安且燠兮。

  笔者译成文言为:

  难道我没有七种图案的衣服吗?只是不如您赐给的衣服使我心安又不祥啊!

  难道我没有六种图案的衣服吗?只是不如您赐给的衣服使我心安又暖和啊!

  《无衣》表现的是对周天子的尊重。礼规则侯伯的服装七种图案, 卿六种。《周礼·春官·典命》:“侯伯七命, 其国度、宫室、车骑、衣服、礼仪, 皆以七为节。……王之三公八命, 其卿六命, 其大夫四命。”东周时期, 诸侯强大, 不听周王之号令。晋武公扩展领土之后, 独请于周僖王, 被封为晋侯。诗中表现出非常诚恳的态度。

  这两首诗都是重礼、重标准的表现, 所以概括为正。

  2.3“忠”即忠厚

  关于“忠”的诗歌, 能够《羔裘》《鸨羽》《有杕之杜》《采苓》为代表。

  《羔裘》原文为:

  羔裘豹袪, 自我人居居。岂无别人, 维子之故。 (居, 倨。)

  羔裘豹褎, 自我人究究。岂无别人, 维子之好。 (褎, 袖。究, 久。)

  笔者译成文言为:

  你衣着羔羊皮袄豹皮袖口, 看待我们态度傲慢。难道没有其他可效劳的对象?只是由于念及你是故旧相好。

  你衣着羔羊皮袄豹皮袖子, 看待我们态度傲慢而不改动。难道没有其他可效劳的对象?只是由于念及你以前的益处不忍背叛。

  《羔裘》是一首忠厚待人的诗歌。虽然对方不礼貌, 也不采取决绝的态度, 要重以前的友谊, 极富人情。

  《鸨羽》原文为:

  肃肃鸨羽, 集于苞栩。王事靡盬, 不能艺稷黍。父母何怙?悠悠苍天, 曷其有所。

  肃肃鸨翼, 集于苞棘。王事靡盬, 不能艺黍稷。父母何食?悠悠苍天, 曷其有极。

  肃肃鸨行, 集于苞桑。王事靡盬, 不能艺稻梁。父母何尝?悠悠苍天, 曷其有常。

  译成文言为:

  鸨鸟肃肃地扇着双翅, 停落在栎树枝。王家的事没了没完, 稷黍全不能种植。父母靠什么维持?悠远的苍天呀!何时才干休止?

  鸨鸟肃肃地扇着双翼, 停落在荆棘里。王家的事没了没完, 黍稷全不能种植。父母拿什么做饭?悠远的苍天呀!何时才干终止?

  鸨鸟肃肃地扇着翅膀, 停落在桑树丛。王家的事没了没完, 稻梁全不能种植。父母拿什么来吃?悠远的苍天呀!何时才干安定?

  《鸨羽》是一首怨徭役的诗歌。虽然由于怨徭役太多, 误了耕种, 眼看要挨饿, 但不是要对抗, 而是发出请求安定的呼声。忧远, 在这里得到生动表现。

  《有杕之杜》原文为:

  有杕之杜, 生于道左。彼君子兮, 噬肯适我。中心好之, 曷饮食之。 (噬, 逝。)

  有杕之杜, 生于道周。彼君子兮, 噬肯来游。中心好之, 曷饮食之。

  笔者译成文言为:

  一株孤生的赤棠, 生在道路左边。那些君子啊, 不肯停留和我聊天。我心中对你们真实喜欢, 何不吃点食物喝点水浆。

  一株孤生的赤棠, 生在道路拐弯处。那些君子啊, 不肯来和我交游。我心中对你们真实喜欢, 何不吃点食物喝点水浆。

  《有杕之杜》是一首希望招致贤人的诗歌。言辞非常诚恳。楚材能晋用, 在此得到表现。

  《采苓》原文为:

  采苓, 采苓, 首阳之巅。人之为言, 苟亦无信。舍旃, 舍旃, 苟亦无然。人之为言, 胡得焉。

  采苦, 采苦, 首阳之下。人之为言, 苟亦无与。舍旃, 舍旃, 苟亦无然。人之为言, 胡得焉。

  采葑, 采葑, 首阳之东。人之为言, 苟亦无从。舍旃, 舍旃, 苟亦无然。人之为言, 胡得焉。

  译成文言为:

  采苓菜, 采苓菜, 在首阳山之巅。人们所传的话, 暂且不要置信。抛开吧, 抛开吧, 暂且不要附和它。那么人们传的话, 怎样能产生作用呢?

  采苦菜, 采苦菜, 在首阳山之下。人们所传的话, 暂且不要参合。抛开吧, 抛开吧, 暂且不要附和它。那么人们传的话, 怎样能产生作用呢?

  采芜菁, 采芜菁, 在首阳山之东。人们所传的话, 暂且不要遵从。抛开吧, 抛开吧, 暂且不要附和它。那么人们传的话, 怎样能产生作用呢?

  《采苓》是一首劝戒人们不要随意听信谗言的诗歌。合情合理, 不偏激, 是树立在成熟的心智根底上的。

  这四首诗歌表现忠厚的特征, 有人情, 能吸收人、团结人, 是成大业的根底。

  2.4“预”即预见性

  关于“预”的诗歌, 能够《扬之水》《椒聊》为代表。《扬之水》原文为:

  扬之水, 白石凿凿。素衣朱襮, 从子于沃。既见君子, 云何不乐。 (扬, 现今洪洞县。襮, 刺绣的衣领。诸侯才干服朱红色刺绣的衣服。沃, 曲沃。)

  扬之水, 白石皓皓。素衣朱绣, 从子于鹄。既见君子, 云何其忧。 (鹄, 曲沃之邑。)

  扬之水, 白石粼粼。我闻有命, 不敢以告人。

  笔者译成文言为:

  扬地的水中, 白色的石头很鲜明。你衣着白色的中衣朱红色的衣领, 我随从你到了曲沃。曾经见到了君子, 为何不快乐呢?

  扬地的水中, 白色的石头很洁白。你衣着白色的中衣朱红色的刺绣, 我随从你到了鹄地。曾经见到了君子, 为何反而忧虑呢?

  扬地的水中, 有白色的石头映托水很鲜明。我听闻有暗中的方案, 不敢将其通知人。

  《扬之水》是一首反映曲沃桓叔篡国阴谋的诗歌。晋昭公始封桓叔于曲沃, 形成曲沃盛强, 昭公微小, 最终晋为曲沃桓叔夺取。作者在一开端就有预见, 坦率讲出。说是不敢告, 实践上曾经起到了告的作用。

  《椒聊》原文为:

  椒聊之实, 蕃衍盈升。彼其之子, 庞然大物。椒聊且, 远条且。

  椒聊之实, 蕃衍盈匊。彼其之子, 硕大且笃。椒聊且, 远条且。

  笔者译成文言为:

  花椒的果实, 繁衍之多能够装满一升。那个人啊, 实力很大没有人可比。花椒呐, 枝条开展得很远呐!

  花椒的果实, 繁衍之多能够用两手掬。那个人啊, 实力很大而且根柢厚。花椒呐, 枝条开展得很远呐!

  《椒聊》也是反映曲沃桓叔篡国阴谋的诗歌。作者以花椒果实繁盛作喻, 关于桓叔不时壮大表示了深深的忧虑。

  这两首诗歌富有预见性, 目的远, 见微知着, 足以表现思深的实质。

  2.5“朴”即朴素

  关于“朴”的诗歌, 能够《绸缪》《山有枢》《葛生》来代表。

  《绸缪》原文为:

  绸缪朿薪, 三星在天。今夕何夕, 见此良人。子兮, 子兮, 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 三星在隅。今夕何夕, 见此邂逅。子兮, 子兮, 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 三星在户。今夕何夕, 见此粲者。子兮, 子兮, 如此粲者何。

  译成文言为:

  精致的火把放光, 参星呈现在东方。今晚是怎样的晚上, 看见这样的好姑娘。你呀, 你呀, 该把这个好姑娘怎样办。

  精致的火把高举, 参星到了东南隅。今晚是怎样的晚上, 看见这样美观的闺女。你呀, 你呀, 该把这个好闺女怎样办。

  精致的火把烧尽, 参星已对着房门。今晚是怎样的晚上, 看见这样艳丽的美人。你呀, 你呀, 该把这个美人怎样办。

  《绸缪》是一首新婚诗歌。新婚的晚上, 看到新人的美丽, 如在梦境之中, 不知如何是好。值得留意的是, 这是正轨的婚姻, 不是其他国风里大量反映的野合, 所以乐而不放纵。

  《山有枢》原文为:

  山有枢, 隰有榆。子有衣裳, 弗曵弗娄。子有车马, 弗驰弗驱。宛其死矣, 别人是愉。

  山有栲, 隰有杻。子有庭内, 弗洒弗扫。子有钟鼔, 弗鼔弗考。宛其死矣, 别人是保。

  山有漆, 隰有栗。子有酒食, 何不日鼓瑟。且以喜乐, 且以永日。宛其死矣, 别人入室。

  译成文言为:

  山上有刺榆, 平地有白榆。你有衣裳, 不穿不披。你有车马, 不坐不骑。不幸地死了, 让他人去欢欣。

  山上有椿树, 平地有杻树。你有庭堂内室, 不洒扫不考究。你有钟鼓, 不撞击不演奏。不幸地死了, 都为他人一切。

  山上有漆树, 平地有栗树。你有酒食, 为什么不常奏琴瑟。用来助欢乐, 用来度长日。不幸地死了, 他人进入你的卧室。

  《山有枢》以调侃的方式讲了一个吝啬贵族什么也有, 什么也舍不得用, 其实结果一点也带不走。是朴素的生活的谬误。反对的是激进, 看重的是家庭。

  《葛生》原文为:

  葛生蒙楚, 蘝蔓于野。予美亡此, 谁与独处?葛生蒙棘, 蘝蔓于域。予美亡此, 谁与独息?角枕粲兮, 锦衾烂兮。予美亡此, 谁与独旦?夏之日, 冬之夜。百岁之后, 归于其居。

  冬之夜, 夏之日。百岁之后, 归于其室。译成文言为:

  葛藤长得盖住了荆楚, 白蔹蔓子拉上了荒丘。我的“那人”不在了, 谁和我这孤单的人同住?

  葛藤长得盖住了荆棘, 白蔹蔓子拉满了坟地。我的“那人”不在了, 谁和我这孤单的人同居?

  角枕发亮啊, 锦绣的被子闪光啊。我的“那人”不在了, 谁和我这孤单的人一同到天明?

  过了夏天的炎日, 又过冬天的长夜。只要等到百年之后, 归到他的墓穴。

  过了冬天的长夜, 又过了夏天的炎日。只要等到百年之后, 归到他的墓室。

  《葛生》是一首悼亡诗。她长期过着孤寂的日子, 想到只要死后才干相聚, 无比凄惨。她情感坚决, 不触及对征役的咀咒。是以朱熹不由得要说:“思之深而无异心, 此唐风之厚也。”[5]22

  这三首诗反映的是主人公质朴的感情。她情真, 情深, 但不庄重, 不放纵, 不走邪路, 有坚决性和稳定性。

  以上我们将《唐风》的十二首诗歌从“勤”“正”“忠”“预”“朴”五个方面停止了阐述。它们之间和晋国的关系则是:“勤”为富国之根源;“正”为走向胜利的保证;“忠”为事业的纽带;“预”为胜利的前瞻性;“朴”为行进中的校正器。晋国之所以天下莫强焉, 和这密不可分。从《唐风》反映出来的晋国文化, 具有标准的、质朴的、务实的、稳健的、厚重的特征。他倾向于冷静的、剖析的娓娓道来, 而不是太热情的、浪漫的、轻浮的描绘。季札之所以用思深、忧远、有传统和历史感来评论之, 道理也在这里。

  3《唐风》所反映的晋国文化特征之成因

  那么, 为什么《唐风》是这个特性呢?也能够说, 为什么晋国能具有这样的文化呢?

  我们应留意到季札是将《唐风》和尧联络起来思索的。他说:“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遗民乎?不然, 何忧之远也?非令德之后, 谁能若是?”也就是说, 晋国处于尧之故地, 故有尧之遗风。若其不是故尧之遗民, 则不会如此忧思之远, 不会有如此之深虑。这又不得不对尧文化停止调查。

  但是, 古籍中关于尧的记载, 大多空泛而无事实。

  《论语·泰伯》孔子云:“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 唯天为大, 唯尧则之。荡荡乎, 民无能名焉。巍巍乎, 其有胜利也。焕乎, 其有文章。”只要崇拜和赞颂。

  《尚书·尧典》:“曰若稽古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 允恭克让。光被四表, 格于上下。克明俊德, 以亲九族。九族既睦, 平章百姓。百姓昭明, 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也是一派概括赞颂之词。他的终身所为, 能落到实处的只要使人制了历法, 使人治水, (选治水者, 也是听取他人的意见, 第一次还选错了人。) 以及选舜为接班人而已。也就是说尧简直实行的是无为而治, 一切工作都是他人处置。正如《说苑·君道》所叙说的那样:“当尧之时, 舜为司徒, 契为司马, 禹为司空, 后稷为田畴, 为乐正, 倕为工师, 伯夷为秩宗, 皋陶为大理, 益掌驱禽。尧膂力便巧, 不能为一焉。尧为君而九子为臣, 其何故也?尧知九职之事, 使九子者各受其事, 皆胜其任, 以成九功。尧遂成厥功, 以王天下。是故知人者, 霸道也。知事者, 臣道也。霸道知人, 臣道知事, 毋乱旧法, 而天下治矣。”

  所以说, 尧之为治, 中心就在于“允恭克让”。以能真诚的敬恭、辞让, 使得九族亲, 百姓昭明, 万邦协和, 众民得以趋向和美。这种为治的最高境地, 为历代的人士所推崇。尧也就成为最圆满的统治者的规范, “无能名”便是对其高高在上的评价。其实, 这一切都树立在当时是一个部落联盟社会的根底之上的。尧作为一个部落联盟的领袖, 自然不会用本人的单一的规范请求一切的部落, 只能是求同存异, 和而不同, 在其充沛发挥能动性的根底上到达调和社会的目的。

  晋国树立初期正好和尧的时期是同样的社会情况。《左传·定公四年》子鱼云:“昔武王克商, 成王定之。选建明德, 以藩屏周。故周公相王室, 以尹天下, 于周为睦。分鲁公以大路、大旗, 夏后氏之璜, 封父之繁弱, 殷民六族, 条氏、徐氏、萧氏、索氏、长勺氏、尾勺氏, 使帅其宗氏, 辑其分族, 将其丑类, 以规律周公。用卽命于周。是使之职事于鲁, 以昭周公之明德。分之土田陪敦、祝、宗、卜、史, 官司、彝器;因商奄之民, 命以伯禽而封于少皥之虚。分康叔祖以大路、少帛、綪茷、旃旌、大吕, 殷民七族, 陶氏、施氏、繁氏、锜氏、樊氏、饥氏、终葵氏;封畛土略, 自武父以南及圃田之北竟, 取于有阎之土以共王职;取于相土之东都以会王之东搜。聃季授土, 陶叔授民, 命以康诰而封于殷虚。皆启以商政, 疆以周索。分唐叔以大路、密须之鼓、阙巩、沽洗, 怀姓九宗, 职官五正。命以唐诰而封于夏虚, 启以夏政, 疆以戎索。”启, 开的意义。疆, 理其土地的意义。《诗经·小雅·信南山》:“我疆我理。”索, 法的意义。戎, 戎狄, 是相关于以华夏为标志的中心文化的其他广阔的民族。关于“启以夏政, 疆以戎索”, 杜预的注是:“亦因夏习俗开用其政。大原近戎而寒, 不与中国同, 故自以戎法。”

  为什么同样是直系亲属, 封鲁公、卫康叔是“启以商政, 疆以周索”, 封唐叔则是“启以夏政, 疆以戎索”呢?缘由在于鲁公、康叔所封都是殷商故地, 文化单一, 必需以周的准绳改造之。《史记·鲁周公世家》就言“鲁公伯禽之初受封之鲁, 三年然后报政周公。周公曰:‘何迟也?’伯禽曰:‘变其俗, 革其礼, 丧三年然后除之, 故迟。’”唐叔所封之地是唐尧故地, 四周都是戎狄, 文化复杂, 言语习俗都不分歧, 改造既不可能, 只能顺应其各自的风俗。《国语·晋语二》:“景霍以为城, 而汾、河、涑、浍以为渊, 戎翟之民实环之。”全祖望在《经史问答》中亦云:“晋之南境为姜戎, 晋之东境为草中之戎与郦戎, 晋之北境为无终诸戎, 而姜戎自南境接于西境, 故得要秦师也。以狄而言, 晋之北境为白狄, 其东境为赤狄, 而郦戎亦称郦土之狄。大概晋四面皆戎狄, 而亦用之以为强。”

  晋和鲁卫所处环境的不同, 构成其各自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统治方式。孔子云:“鲁卫之政, 兄弟也。”这在于两国在开国之初处于相同的条件之中。于是, 鲁卫之政是强迫型的, 唐晋之政是顺应型的。鲁卫之政必然要形成抵触, 唐晋之政则是调和的。鲁卫之政使其构成的文化是狭隘单一的, 唐晋之政所构成的文化则是丰厚多元的。丰厚多元的文化的气氛中所产生的文学艺术, 自然要根植于各自深沉的传统而不会为其他的文化规范或准绳所左右。这就是季札觉得到《唐风》思深、忧远、令德之后的缘由所在。

  假如和四周的其他国风相比拟, 则《唐风》的特性更为突出。《魏风·葛屦》:“维是偏心, 是以为刺”, 《硕鼠》:“逝将去女, 适彼乐土”, 这种决绝的态度, 《唐风》中绝不会有。《郑风·褰裳》:“子惠思我, 褰裳涉溱。子不我思, 岂无别人。狂童之狂也且。”这种热烈直率的表达, 《唐风》中也看不到。一切都是那么幽静厚重。

  4 结语

  综上所述, 以上我们由《诗经·唐风》调查了晋国文化。是这种文化形成了晋国的强大。这种文化的稳定、厚重为人们所赞颂, 而其激进、木讷也为人们所揶揄。这些都是我们需求进一步研讨的。我们还要晓得, “晋国天下莫强焉”, 而在卫鞅入秦之后, 晋国逐步走向衰弱, 但又以另一种方式作用于社会的革新和进步。司马迁在《史记·张仪列传》中言:“三晋多权变之士, 夫言从衡强秦者, 大抵皆三晋之人也。”这也是我们需求进一步研讨的。而且, 这种研讨和探究, 必将对我们如今停止的事业产生积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