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文学 《暮光之城》中的女性哥特式特征探析

博今文化 / 2020-03-08

  摘    要: 美国女作家斯蒂芬妮·梅尔创作的《暮光之城》系列小说在传统哥特小说元素的根底上, 集中表现了女性哥特式特征:在营造恐惧氛围的同时参加了大量的浪漫温馨元素, 人物形象愈加饱满生动, 小说主题突出表现女性对父权制的对抗。

  关键词: 《暮光之城》; 浪漫气氛; 人物形象; 父权制; 哥特元素;

  美国女作家斯蒂芬妮·梅尔创作的《暮光之城》系列作品自2005年发表之初起就遭到全世界文学喜好者的普遍关注, 并在发表当年被评为最受欢送儿童作品。奥森·斯考特以为书中男女主人公的爱情固然仅仅只是整个故事的一小局部, 但却能够指导读者的人生。《时期》周刊评价梅尔用文雅精致的笔触描写了人物之间的爱恨情仇, 把浪漫小说发挥到另一种极致。《纽约时报》称《暮光之城》中既有“不即不离的情感纠葛, 一波三折的冒险进程, 绮丽奇特的超凡想象, 活灵活现的场景描写, 触目惊心的阅读快感”, 同时也有“直击心灵的温情慰籍”。正是由于这一系列作品的畅销, 2008年5月《时期》周刊评选的全球百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中, 斯蒂芬妮·梅尔名列其中。

  《暮光之城》系列由《暮色》《新月》《月食》和《破晓》组成, 主要盘绕十七岁少女贝拉与吸血鬼爱德华之间的故事展开。由于贝拉不想影响母亲再婚而选择与寓居在福克斯小镇的父亲共同生活, 在这里她偶尔与爱德华相遇并很快堕入爱河, 但这时她发现爱德华是一个曾经104岁的吸血鬼。贝拉深知与爱德华在一同就意味着风险, 特别是来自于另一吸血鬼家族的追杀、在阅历了各种风险之后, 包括吸血鬼詹姆斯的捕杀, 詹姆斯恋人维多利亚的种种极端复仇行为以及吸血鬼的宿敌狼人的追杀, 贝拉从最初的犹疑、彷徨、挣扎到最终英勇地选择和爱德华一同战役。小说的最后两人结婚并且贝拉冒着生命风险生下了他们的孩子, 一家人终于扫除万难具有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在这部作品中, 梅尔巧妙地将女性哥特式小说的特征运用到气氛营造、人物塑造和主题表现之中, 为读者讲述了普通少女与吸血鬼之间荡气回肠、迂回新奇的爱情故事。

  一、女性哥特小说概念的提出

  哥特最早是指日耳曼民族中的一个部落。后来哥特逐步指代一种特定的建筑作风, 此类建筑都有挺拔入云的尖尖的屋顶, 窗户离空中很高且很窄, 屋内走廊狭窄而幽暗。1764年贺拉斯·华普尔 (Horace Walpole) 创作的《奥托城堡》问世, 它的副标题就明白阐明这是一部哥特式故事, 从而使得哥特成为一种独立的文学作品方式。在此之后的两百多年中, 英美文学中涌现出许多擅长创作哥特式作品的作家, 如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与勃朗蒂姐妹和美国作家华盛顿·欧文、爱伦·坡等。这种文学方式以蜕化与腐朽而区别于其他类型的作品, 所以从呈现之日就遭到很多文学批判家的关注。

  最初哥特作品大多数是由男性作家创作的, 但是随着妇女位置的提升特别是妇女运动的开展, 越来越多的女性作家也开端对哥特文学的开展作出极大奉献。“女性哥特”是艾伦·莫尔斯 (Ellen Moers) 在1976年发表的《文学女性:巨大的作家》中第一次明白提出的。她在书中将“女性哥特”单独作为一个章节的标题, 并且在该章节中细致论述了英美文学作品中女性哥特的开展情况, 同时把“女性哥特”定义为18世纪以因由女性作家所创作的哥特式的文学作品。尔后, 女性主义理论正式进入哥特研讨。随后, 桑德拉·吉尔伯特和苏珊·古巴 (Sandra Gilbert and Susan Gubar) 等女性主义批判家对女性哥特作品中推翻父权制传统停止了深化阐释,也成为1970年代以来女性主义文学的重要局部。女性哥特这一概念的提出丰厚了哥特文学的研讨角度, 拓展了女性主义文学的研讨空间。

  二、女性哥特小说与传统哥特小说特征之比拟

  女性哥特小说与传统哥特小说的不同之处, 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 传统哥特小说故事普通都是发作在荒野、陈旧的建筑或庄园以及废墟之中, 这种共同的环境不只为故事的发作以及人物的凄惨阅历营造了阴森、恐惧的氛围, 而且读者在阅读时也能发自内心肠感遭到这种气氛, 从而更好地为小说营造恐惧氛围。女性哥特小说则在恐惧的根底上, 融入了更多漂亮动人的自然风光, 展示出更激烈的浪漫情怀以及人物之间的爱恨情仇。第二, 人物在传统哥特小说中十分重要, 而且这些人物大多都是不正常的、畸形的、行为怪异的恶魔形象。而女性哥特小说中人物形象则丰厚多彩, 女性角色大多年轻貌美但又仁慈懦弱, 既温柔听话又顽固叛逆, 她们不再是男性所谓的爱与维护之下单纯的被压榨对象, 而是有血有肉、具有激烈自我认识的女性形象。此外, 女性哥特小说中的男性形象也不再是仅仅充溢暴力, 而是让人又爱又恨魅力十足的人物。第三, 在小说主题方面, 传统哥特小说以善恶抵触为主, 女性哥特小说的主题则盘绕女权认识, 特别是激烈反对父权制传统, 突出表现出女性的自我认识和自我认同感。

  三、《暮光之城》中的女性哥特式特征

  《暮光之城》系列小说是斯蒂芬妮·梅尔从女性主义视角创作而成的一部哥特小说, 与其他传统哥特作品相比具有鲜明的女性哥特式特征。

  (一) 浪漫唯美的环境描写与气氛塑造

  《暮光之城》系列小说在营造恐惧氛围的同时, 还参加了大量温馨浪漫的爱情元素, 从而呈现出男女主人公之间唯美细腻的情感变化。

  这部小说的故事主要发作在华盛顿州的福克斯。这座小镇一年到头阴雨绵绵, 被浓雾覆盖, 但这个让人心生恐惧的中央却是男女主人公相遇、相知和相爱之地。贝拉与爱德华经常会选择在浓雾覆盖的森林中约会, 从而让读者感到本来阴森湿润的森林不再可怕, 反而烘托出两人质朴纯真的浪漫爱情。晚宴上有一个宏大的用无数鲜花编制而成的帐篷, 客人在两颗古老的雪松之间的草坪上翩翩起舞。经过这些描写, 读者能够深深地感遭到爱德华与贝拉之间超越种族的真诚情感, 也为两人之后将会遇到的困难险阻做足了铺垫。

  (二) 丰厚生动的人物形象

  《暮光之城》系列小说的女主人公贝拉是一名普通的高中女生, 外貌平凡并且内向、自卑、敏感, 但另一方面她又顽强、意志坚决, 为了爱情甘愿放弃一切。相比于福克斯镇, 贝拉原来的寓居地菲尼克斯人口更多, 面积更大, 阳光明丽。所以, 她本应该为来自一个大城市而感到自豪, 但是她却非常自卑, 首先由于她来自于离异家庭。这种家庭背景使贝拉发自内心感到低人一等。另外, 贝拉不断觉得在新环境中她是一个局外人, 特别是在学校中贝拉激烈地觉得到由于肤色不同和不擅长体育运动而被同窗排挤。但又正是由于这些她所以为的缺乏, 才愈加激起了表面懦弱的贝拉内心中刚强英勇的一面, 特别是在看待与爱德华的爱情问题上, 贝拉从未畏缩, 从未由于两人不同种族、不同的生活习气以及其他吸血鬼对她追杀虐待而畏缩, 也正是由于贝拉对爱情的执着、刚强和英勇才最终争取到和爱德华幸福快乐的生活。

  作为《暮光之城》系列小说中的男主人公, 以爱德华为代表的吸血鬼卡伦家族不断生活在阴冷的小镇。与传统阴森恐惧的吸血鬼不同, 卡伦家族吸食动物血, 并且不断竭尽全力设法控制对人血的愿望。他们穿着华美、驾驶名车、寓居在奢华的宅院中, 举行各种方式的文娱活动, 包括不定期的聚会、一同唱歌跳舞等。作为卡伦家族的成员之一, 爱德华俊秀潇洒、学问广博, 处处表现出高尚和文雅, 这些都深深吸收着贝拉。和贝拉相爱之后, 由于两人属于不同种族, 爱德华非常痛苦纠结, 一方面十分盼望可以与贝拉共度终身, 另一方面又必需努力抑制本人对人血的愿望。最后他选择与贝拉组建了幸福的家庭, 快乐地生活在一同。经过这些描写, 读者能够感遭到爱德华与传统哥特小说中变态、畸形、暴君式的男性形象明显不同, 《暮光之城》中的男性形象具有美丽容颜、仁慈多情并且善解人意、愈加富有男性魅力。以爱德华为代表的吸血鬼曾经具备了人类的一些特征, 他们和人类一样内心充溢了对别人的爱, 并且勇于承当义务, 甘愿为心爱之人付出一切。

  (三) 一直盘绕女权认识主题

  女性哥特小说在主题设置上也与传统哥特小说有明显不同。传统哥特小说是在道德原则的根底上讨论人性的善恶抵触;女性哥特小说则是在善恶抵触的根底上, 突出女性的对抗认识, 特别是对父权制的对抗。

  《暮光之城》系列小说固然是以吸血鬼群体为主, 但在吸血鬼中也仍然存在父权制, 也处处表现出男女的不对等。作为女性哥特主义的代表作品, 斯蒂芬妮·梅尔在《暮光之城》这部小说中经过女性人物各自的不同阅历表现出她们对父权制的对抗以及追求女性权益的认识。

  首先, 贝拉作为小说的女主人公, 不时地对抗着社会与家庭中的不对等。贝拉既有脆弱自卑的一面, 同时内心又很刚强, 特别是在追求爱情的道路上, 要维持不同种族特别是人类与吸血鬼之间的爱情是很辛劳的, 由于假如吸血鬼的嗜血本性没有控制住, 贝拉随时都有可能成为爱德华的食物。所以, 在这段感情中, 爱德华最初总是躲躲闪闪以至一度逃离贝拉, 但贝拉却英勇地坚持追求爱德华, 由于只要这样才有可能维持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贝拉在得知有了爱德华的孩子之后, 明知生下这个孩子会给本人带来生命风险, 但她依然毫不犹疑地选择生下与爱德华的爱情结晶。在《破晓》中细致描绘了贝拉在生孩子的过程中所遭受的宏大痛苦, 她以至断了几根肋骨, 但是这些痛苦都未能阻止贝拉追求爱情和幸福生活的决计。在《新月》中贝拉屡次表达希望和爱德华具有相同的身份, 但都遭到了回绝。固然爱德华是出于好意, 但是假如贝拉不转化为吸血鬼, 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吸血鬼的嗜血本性, 她是很难与爱德华继续在一同的, 因而, 贝拉盼望可以与爱德华具有相同的身份, 这一举措充沛标明贝拉激烈的对抗社会与家庭位置中不对等的认识。贝拉在追求爱情的道路上, 义无反顾, 最终迎来大团聚的结局。贝拉的母亲芮妮同样也是一位具有激烈对抗认识的女性。在贝拉出生几个月之后, 她忽然认识到不想继续与贝拉的父亲查理生活在一同, 仅仅就是由于这个简单的缘由, 她分开了贝拉的父亲。固然这样对贝拉很不担任任, 但是她的行为表现了女性勇于表达本人的意愿、勇于挣脱社会传统观念约束的决计。

  另一方面, 女性的对抗认识有时也会转变成一种极端的行为。罗莎莉本来是一位漂亮温顺、家世显赫的女生, 但即便是这样一位优秀的女性, 也难逃被男性凌辱、欺凌的下场。她的未婚夫罗伊斯是银行家的儿子, 在结婚的前一晚, 她偶尔遇到罗伊斯与他的狐朋狗友在一同喝酒。罗伊斯喝醉之后居然当着朋友的面强奸了她, 并且还煽动其他朋友一同来凌辱她。事实上, 在罗伊斯的眼中, 她就是一个漂亮的玩物。最终她转化成了吸血鬼, 展开她的报仇行动, 杀死了罗伊斯及其朋友。

  四、结语

  斯蒂芬妮·梅尔创作的《暮光之城》系列小说具有典型的女性哥特式特征, 经过营造浪漫唯美的气氛、塑造性格复杂饱满的人物形象以及突出对抗父权制的女权认识的主题, 表现了女性哥特小说对传统哥特小说的创新与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