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文学 以《如懿传》讨论网络小说与电视剧的二次创作

博今文化 / 2020-03-11

  摘    要: 电视剧《如懿传》依据流潋紫的小说《后宫·如懿传》改编, 于2018年8月在腾讯视频独家首播。作为《甄嬛传》的姊妹篇, 该剧在开播伊始和播出的过程中, 即取得极高的关注度和讨论度。本文经过小说和电视剧中的人物形象比照, 兼及叙事构造、视听言语, 来剖析电视剧《如懿传》在原着根底上停止的二度加工, 二次创作。结论是胜利的二次创作, 是电视剧胜利的必要前提。

  关键词: 《如懿传》; 网络小说; 电视剧; 二次创作;

  从我国第一部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第一次密切接触》开端, 电视剧就与网络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以往电视剧的改编题材多来自于传统的小说、戏剧等作品。随着网络媒体的兴起和开展, 越来越多的电视剧开端从网络小说中寻觅改编素材, 经过二次创作, 将平面的静止文字言语转换为平面的运动的镜头言语, 并取得胜利, 比方网络小说《后宫·如懿传》, 2012年在网络上一连载就惹起了普遍关注。2016年, 电视剧《如懿传》由汪俊执导, 流潋紫担任编剧, 周迅、霍建华领衔主演, 2018年8月20日在腾讯视频独家首播, 截止10月份, 收视率曾经打破三十亿。不能不说电视剧《如懿传》是一次胜利的创作、改编。

  一、网络小说的优势和优势

  网络小说, 是指以互联网为展现平台和传播媒介的小说, 多为原创、连载。为了顺应网络的“碎片化”“快餐化”等阅读需求, 与传统的小说不同, 网络小说常常一开端就要吸收读者眼球, 有着比传统小说更剧烈的矛盾抵触, 更上下起伏的情节走向。网络小说的优势在于其数量庞大、题材丰厚, 比方科幻、武侠、穿越、后宫、玄幻等。相比于传统小说, 网络小说有着更大的受众人群, 网络小说既能够满足不同读者对各类作品的“猎奇心理”, 也能够依托网络平台的便利性, 与读者及时“互动”, 更大水平的激起了创作者的思绪。也正因而, 许多影视公司、影视导演把眼光投向了网络小说。“好的剧情才干吸收众多观众, 而要有好剧情就必需先有好剧本”1。能够说网络小说为编剧改编剧本提供了大量的“素材”, 编剧们能够经过改编不同品种的网络小说, 有针对性的满足不同观众的需求。

  但是, 网络小说的优势也极端明显。门槛低, 写作程度良莠不齐, 大局部网络小说短少内涵, 幼稚、以至粗制滥造;由于存在的时间过短, 相较于传统小说, 还极不成熟;大多数网络作家历史文化功底与文学涵养不够, 存在赶工或粗制滥造的现象;由于网络的“自在性”和无须检查就能够发表, 一些网络小说为了迎合群众的口味, 走向了“商品化”“低俗化”, 使作品失去了文学的意义;即使是一些优秀的作品, 也存在构思不严谨, 细节欠讲究, 错误比拟多, 以至存在剽窃等现象。

  二、网络小说与电视剧的二次创作

  “二次创作 (re-creation, 又称再创作) 是指运用了已存在着作物的文字、图像、影片、音乐或其他艺术作品。而这些作品则称为二次创作物 (Derivative work) ”2。编剧们将网络小说改编成为电视剧, 就是对网络小说的二次创作。“二次创作并非剽窃现存作品, 也不是抄袭他人的创意当成本人的作品, 而是明显地, 以至刻意地, 以某一或某些作品为焦点, 将它重新演绎出别的意义, 瓦解原来的脉络、系统, 以创出新的表达, 以至推翻。”3由此可见, 电视剧对网络小说的二次创作, 不但可以汲取网络小说的优势, 还可以应用电视剧的优势补偿小说的优势, 电视剧能够依托本身的审核制度, 为网络小说的内容停止把关, 过滤掉网络小说中存在的过度“商品化”“低俗化”内容。电视剧还能够依托其强大的制造团队剖析网络小说中的故事构造、人物心态、历史背景来补偿网络小说构思不严谨, 细节欠讲究等问题。电视剧关于网络小说的二次创作, 能够说是取其精髓、去其糟粕的过程。

  电视剧对网络小说的二次创作能够细分为:对故事人物的二次创作, 对叙事构造的二次创作以及视听言语的改编。笔者以《如懿传》为例, 来从这三个方面, 停止详细剖析。

  (一) 人物的二次创作

  电视剧里的主要角色在小说的根底上都有或多或少的二次创作, 如乌拉那拉·如懿、爱新觉罗·弘历 (乾隆) 等主角, 也有魏嬿婉 (令妃) 这样的次主角。

  先说乌拉那拉·如懿。原着小说中的如懿, 聪明、机灵又懂事, 因其心高气傲不愿做三阿哥的侍妾, 受皇后之托被雍正皇指婚给了四阿哥弘历做侧福晋。如懿是在进入王府之后, 才跟弘历渐渐树立起感情的。而在电视剧中, 如懿年少时就与弘历两小无猜, 在如懿入宫后屡受磋磨, 虽懂得了谋略与手腕, 但一直不改顽强与真情。明知后宫难得弘历的真心, 仍盼望夫妻间的尊重与信任。她得到了弘历的保重扶持, 一路由冷宫走至继后。改编后如懿这个角色是悲剧的, 而且从故事的开端就曾经必定了。如懿希望的爱情是终身一世, 对一人长相厮守, 这个美妙的愿望关于封建社会的女性来说是一种朴素, 偏偏这种奢望是她终身的希冀。在无数次绝望后, 她仍然坚持着对弘历的希冀, 这种对心爱之人百分百置信的依附, 也必定了如懿悲情的将来。这样的改编让观众感慨如懿凄惨结局的同时, 也让观众理解到在皇权之下, 如懿不过是后宫争斗的牺牲品, 她输给的是本人最爱的人。

  再来看爱新觉罗·弘历 (乾隆) 。原着小说中的弘历是个狐疑很重、权益欲极强, 为了前程不择手腕, 以至能够牺牲一切人, 为了本人的前程, 他绝不会违犯雍正和熹贵妃的意义。但在电视剧中, 弘历年少时期就和如懿两小无猜、两小无猜。当雍正皇由于乌拉那拉氏皇后的过错迁怒于如懿时, 弘历冒着风险去求父皇赐婚, 还要让如懿做嫡福晋。也就是说, 电视剧中弘历的婚姻大事都是他本人主动争取来的, 这里的弘历变成了一个纯情而又有爱的人。为了因循这一改动, 电视剧后来的剧情中有很多细节都做了相应的改编, 把弘历对如懿的好全部都展示出来。电视剧中弘历放弃富察氏让如懿做嫡福晋, 按照弘历的性格和当时的处境, 他更应该迎娶对本人未来开展协助最大的富察氏。冒着风险求父皇赐婚, 还要让如懿做嫡福晋, 能够看出弘历对如懿的爱很深很真。这样的改编, 让观众看到了一个愈加有血有肉的帝王。

  接下来看魏嬿婉 (令妃) 。在小说中, 如懿和弘历断发分裂后, 如懿被弘历丢弃彻底失宠, 后宫成了令妃的天下。此时的令妃在宫中飞扬跋扈, 张牙舞爪, 如懿则是万念俱灰, 挥刀自尽并且嫁祸令妃。后来弘历才得知令妃所做的坏事, 暗中赐给令妃一碗毒汤。电视剧则在令妃的结局上做了改动, 如懿逝世后, 令妃做的种种错事被海兰等人在皇上面前揭露出来, 令妃遭到了严厉的处分, 皇上命人折磨优待令妃, 把令妃折磨得像是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后来, 乾隆赐了令妃一碗毒药, 并且让李玉通知令妃, 假如想保她的孩子安全, 就喝下毒药。对照小说能够看出, 令妃的结局改动很大, 原着小说中令妃并没有遭到这样的折磨, 就连赐死都是皇上在暗中停止。电视剧之所以这样改编, 首先是为了加深人物的抵触, 其次是为了照顾观众的心理, 假如坏人没有恶报, 这样的结局会让观众寒心。电视剧对上述人物停止的改编愈加契合剧中人物的性格和故事的开展逻辑。

  (二) 叙事构造的二次创作

  阅读网络小说是一个调动读者想象力的过程, 观看电视剧则是经过画面、声音吸收人们的感官, 两种艺术方式上在表现上是有差别的, 即便是在讲述同一故事, 察看点不同, 呈现的艺术表达也不同。在对网络小说的二次创作中, 编剧们更应该处置好叙事的构造问题。“叙说者或人物与叙事文中的事情相对应的位置或状态, 或者说, 叙说者或人物从什么角度察看故事”。4小说与电视剧的视角不同, 叙说同一事情就会呈现不同的相貌。在小说改编电视剧的二次创作中, 需求依据剧情停止视角的转变。电视剧作为一种叙事艺术, 都是以“故事”为叙事中心的。在影视剧中, 场景、环境、背景等等一系列都是为饱满故事而效劳的, 一部好的电视剧的魅力和吸人眼球的高潮点, 也需求依托有灵魂的故事停止展现和演绎。

  网络小说叙说愈加注重表现个人的情感体验, 为缩短人物与读者之间的间隔, 最大限度地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 有的小说采取限制性叙事视角, 即只让读者理解叙说主体在场发作的事, 一旦分开了叙说主体的视野, 故事就只能是一种揣测和判别了。这种叙说方式的益处是能惹起读者的猎奇心, 留下想象的空间, 但是缺陷却是给读者控制故事的来龙去脉增加了难度。

  《后宫·如懿传》小说中采取的是以单线叙说为主, 多条线索为辅, 而电视剧中则是多条线索同时停止, 无论是如懿的爱恨情仇, 还是家国大事都能够作为第二条副线, 扩展了整体环境的认知度, 让观众产生一种代入感, 而在小说中的代入感就没有那么强。

  在整部电视剧中, 最严重的情节叙说改编莫过于电视剧的开篇与结局的改编。电视剧中弘历和如懿从小就认识, 两小无猜, 弘历与如懿的婚姻大事是弘历本人争取的, 小说中弘历的婚姻大事是雍正指派的, 如懿在开端时分并不喜欢弘历, 是后期培育出的感情。电视剧之所以这样改编, 是为了让这个帝王变得愈加饱满, 同时也为如懿的凄惨结局埋下伏笔。

  同样《如懿传》在结尾叙事情节也做出了相应的改编。小说中, 令妃的死不是如懿形成的, 而是在海兰和一些嫔妃的协助下, 经过十年的努力, 多方搜集证据才完成的。在最后两集中, 从永琪的死动手, 设局并最终策反了春婵, 接回了左禄, 让令妃在皇帝面前原形毕露。这样的结局设计就是为了皆大欢喜。假如结局和小说中一模一样的话, 如懿死后, 令妃还活着, 海兰为了报仇费尽含辛茹苦, 这样结局会让观众感到痛心。观众看到这样的结局, 内心压制许久的悲哀得以释放, 同时也会感慨如懿的命运, 弘历对如懿的误解和歉意, 终将化为弘历心中无法解开的心结。

  (三) 视听言语的设计

  小说改编成为电视剧,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要素——视听设计, 也就是将小说的文字言语改编视听言语。视听言语, 即用画面和声音停止描写叙事, 用蒙太奇剪接来展示情节。小说是经过文本言语来展示故事情节的开展和变化的, 读者经过阅读作品想象出相应的画面;视听言语是用形象、声音符号构成的一种由画面、声音、镜头、光线、颜色、剪辑等内容有机组织构成的表意系统。视听言语与文字言语相比, 其具有愈加直观、理性以及与理想世界直接相连的特性。

  小说《后宫·如懿传》里的每个人物, 如如懿、乾隆等人的性格, 就是运用镜头下的扮演、外型、光线、道具等艺术手腕, 将人物的内心世界很好的发掘出来, 塑造出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作为一部清宫戏, 外型设计在整个电视剧中是十分重要的, 《如懿传》所处的故事背景是在乾隆时期, 服装的花纹都是手工绣上去的, 为了愈加贴近历史, 剧中大量的服装多半用人工刺绣。每一位娘娘的服饰花纹又都是完整不同的。剧组不只参考了大量历史材料, 更为每一个角色打造属于本人的服饰, 比方在历史上富察皇后以朴素为主, 所以在剧中饰演富察皇后的董洁, 妆容和服饰都比拟平淡素雅, 高尚妃则是向来高尚, 所以剧中高尚妃的服装也相对华美艳丽。在饰品方面, 《如懿传》采用的是一耳三钳的耳饰佩戴办法, 这是康乾时期中最盛行的佩戴方式, 在胸前佩戴的朝珠与手串也是依据史料仿制的, 做工和细节都非常精致讲究。

  将网络小说改编成电视剧的视听言语, 演员的选择也非常重要。周迅所饰演的如懿, 固然在开播时让44岁的周迅来演只要十几岁的如懿被观众诟病, 但是周迅凭仗着精深的演技将如懿的不同阶段人物性格展示得淋漓尽致。从入宫与弘历的相亲相爱, 到被打入冷宫的低谷, 到再次得宠成为继后掌管大局, 以致于到最后的“断发”分裂, 这些性格上的变化都让周迅描写得非常到位。剧中的另一角色就是猖狂跋扈的令妃, 其扮演者李纯, 向观众展示了一个为人心慈手软, 为求目的不择一切手腕的令妃, 观众看完后将其咬牙切齿。另一个印象较深的就是性格温婉与如懿终身交好的海兰。海兰的扮演者张钧甯, 在剧中不断都担任女主的好姐妹、为如懿扫清障碍的角色, 海兰的人物选择也契合剧情的人物设计。

  在道具和镜头方面, 《如懿传》中无论是寝宫中的红木家具, 还是走廊上的花饰和花灯, 都是依据史料仿制而来。剧中的饭菜也是由专业厨师团队制造, 这些菜品不只自身考究, 就连摆盘都经过了推敲。在镜头设计上, 剧组多用对称构图, 这种拍摄手法不但能使片中颜色、影调、构造都调和统一, 而且还能给观众带来一种“严肃”感。这种拍摄作风是契合清代帝王家那种威严严肃的氛围的。由此可见, 一部好的电视剧, 不但要在叙事上有出色的二次创作, 而且在道具、服装以及镜头上都也要圆满复原历史, 让视听言语的二次创作愈加效劳剧情自身。

  随着《如懿传》的热播, 越来越多的影视制造公司把制造题材投向了网络小说, 将这些好的题材、好的故事改编成为优秀的电视剧, 二次创作尤为重要。二次创作能够依托电视剧综合艺术的优势, 将文字言语转变为镜头言语, 把想象中的故事再现为直观的“理想”故事, 给观众丰厚的感官体验。小说到影视剧的二次创作, 还有一个重要的准绳, 就是既要契合影视媒介的特质, 其主题、情节等也要契合社会主流的价值观。在呈现与小说根本相同的肉体与价值的同时, 让视觉艺术圆满呈现, 这就是影视剧二次创作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