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历史学 奥卢贡菊的海洋史研讨的评价

博今文化 / 2020-04-03

  摘    要: 阿尤德吉·奥卢贡菊是尼日利亚第三代历史学家的代表人物,是尼日利亚海洋史研讨的重要学者。奥卢贡菊以为海洋史研讨是对与海洋相关的一切人类活动的研讨,主要盘绕着港口、航运业和比拟视野下的海洋史研讨而展开。在海洋史研讨方面,奥卢贡菊主张历史研讨与社会开展需求之间的“相关性”;其海洋史研讨是在经济民族主义思想的指导下停止的;在探求港口开展的缘由时,他主张发掘多种历史缘由;奥卢贡菊自创了天文学家、经济学家的研讨视角和概念,采用跨学科办法研讨海洋史。

  关键词: 奥卢贡菊; 尼日利亚海洋史研讨; 尼日利亚史学;

  莎伊·阿迪瑞通(Saheed Aderinto)与保罗·奥森弗杜润(Paul Osifodunrin)以为,奥卢贡菊是尼日利亚第三代史学研讨浪潮中的代表人物,其学术成果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从质量上来看都是突出的。他的研讨成果有效地论述了尼日利亚第三代史学的研讨议程,并代表了20世纪90年代尼日利亚史学家研讨成果中贯串的各种新思想。

  海洋史研讨是奥卢贡菊早期的一个主要研讨议题。剖析奥卢贡菊的海洋史研讨,有助于理解尼日利亚海洋史研讨的主要内容,有助于窥探尼日利亚第三代历史学家在史学研讨目的、研讨内容与研讨办法上的特性。近年来有关非洲史与史学理论的成果不时呈现,但是对非洲国别史学史与史学理论的研讨并不多,对尼日利亚第三代史学家的研讨就更少了。本文意在评介奥卢贡菊的海洋史研讨内容、研讨理论与办法及其对尼日利亚经济史与社会史研讨的影响。

  一、阿尤德吉·奥卢贡菊及其主要学术活动

  阿尤德吉·奥卢贡菊,1959年出生于尼日利亚西南部翁多州(Ondo State)的奥卡(Oka)地域。他本科毕业于尼日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Nigeria),并于1980年取得该校历史与考古专业一级荣誉学位。在尼日利亚大学求学期间,在奥乌卡·尼乌卡(Onwuka Njoku)教师的启示下,奥卢贡菊喜欢上了经济史研讨并在历史学范畴继续进修,分别于1982年和1991年取得以培育专业历史学家着称的伊巴丹大学历史系硕士和博士学位。41984—1987年,奥卢贡菊任教于奥贡州立大学(Ogun State University),1987年进入拉各斯大学历史系执教。 1998年,年仅39岁的奥卢贡菊被聘为拉各斯大学历史系教授。52001—2004年,他担任拉各斯大学历史系主任,2005—2009年担任拉各斯大学文学院院长,2006—2009年,被评为拉各斯大学文学/社会科学“最佳研讨员”。2010—2016年,他担任拉各斯州迦塔地域的卡莱布大学(Caleb University)校长。2017年,他又回到拉各斯大学历史与战略研讨系工作。

  二、奥卢贡菊的海洋史研讨

  奥卢贡菊与“海洋”的结缘得益于其博士生导师奥莫尼耶·阿德沃耶(Omoniyi Adewoye)教授。在博士论文选题上,阿德沃耶教授让奥卢贡菊选择一个“比拟有应战性的选题”,最终奥卢贡菊选择了拉各斯港口及其腹地作为其博士论文的研讨对象。1990年,奥卢贡菊提交博士论文《1914—1950年拉各斯的海洋贸易:其实质与影响》(Maritime Trade in Lagos,1914-1950: Its Nature and Impact)。1991年,奥卢贡菊取得了伊巴丹大学历史学博士学位。同时,这篇博士论文也奠定了奥卢贡菊在尼日利亚海洋史以及比拟海洋史中的学术位置。82004年,奥卢贡菊以《西非的利物浦:拉各斯海洋贸易的动力及其影响,1900—1950》为名将其博士论文出版。奥卢贡菊经过全书向读者解释了拉各斯港口虽然是西非地域主导性的商业港口,但它并不是利物浦开展的“复制品”。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海洋史研讨范畴的国际一流期刊《国际海洋史研讨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time History)的圆桌会议专栏特地讨论了奥卢贡菊的这本着作。它是该杂志圆桌会议讨论的第一原本自非洲大陆学者的着作。

  1991—2004年,是奥卢贡菊海洋史研讨成果集中问世的时期,先后发表在北美、欧洲与大洋洲的国际性专业期刊上。他曾在《国际海洋史研讨杂志》发表论文五篇,在《道路图:欧洲海外史杂志》(Itinerario: European Journal of Overseas History)发表论文三篇,在交通运输史专业期刊《交通运输史杂志》(Journal of Transport History)上发表论文两篇。此外,他还在《大圆航线:澳大利亚海洋史协会杂志》(The Great Circle: Journal of the Australian Association for Maritime History)以及《北方水手》(The Northern Mariner)上发表过海洋史研讨成果。同时,奥卢贡菊还先后在《非洲史杂志》(Journal of African History)、《国际非洲史研讨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frican Historical Studies)、《非洲事务》(African Affairs)、《非洲史》(History in Africa)、《非洲研讨评论》(African Studies Review)、《非洲经济史》(African Economic History)、《英帝国和联邦历史杂志》(Journal of Imperial and Commonwealth History)以及《劳工史杂志》(Journal of Labor History)等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奥卢贡菊的研讨成果在国际上得到了同行的认可,他是国际海洋经济史协会(International Maritime Economic History Association,简称IMEHA)执行委员会中的首位非洲籍成员。

  奥卢贡菊海洋史的主要研讨内容包括港口研讨、航运业研讨与比拟视野下的海洋史研讨三个方面。

  海洋活动都盘绕着港口展开,因而港口研讨是奥卢贡菊海洋史研讨的重点。奥卢贡菊的海洋史研讨开端于准备博士论文阶段,开启于对拉各斯港口及其腹地与前沿地带的研讨。从1992年到1996年,奥卢贡菊发表了大量有关港口研讨的成果,从这些成果能够看出,奥卢贡菊的港口研讨主要集中在港口建立与开展、港口管理与港口财政三个方面。

  在奥卢贡菊之前,尼日利亚着名天文学家巴巴菲米·奥贡达纳(Babafemi Ogundana)曾经从天文学的视角研讨了尼日利亚港口的开展情况。奥卢贡菊主要从历史学的视角、以拉各斯港与哈科特港为案例研讨尼日利亚港口的开展动力及其管理。经过这些研讨,奥卢贡菊探究了港口开展与尼日利亚经济开展之间的关系,特别是英国殖民统治时期,港口开展与尼日利亚经济开展之间的关系。

  奥卢贡菊关于港口开展动力与港口管理研讨的第一篇论文是1992年发表于《交通运输史杂志》上的《拉各斯港口的开展,1892—1946年》,18这篇论文主要阐述了拉各斯在港口工程规划与工程施行等方面所面临的局限性、政策的选择以及各种争议的处理等问题。这篇论文让奥卢贡菊走上国际学术舞台,他不是在《交通运输史杂志》上发表论文的第一个非洲人,却是在该期刊上发表研讨成果的第一位研讨港口工程(拉各斯、哈科特港以及日本的港口等)的尼日利亚历史学家。

  奥卢贡菊之前,在有关尼日利亚港口和海洋贸易的文献中,哈科特港是被无视的一个。为了补偿尼日利亚海洋史研讨的这一缺陷,奥卢贡菊着手研讨哈科特港,并发表了《充任副手:1919—1950年哈科特港的开展及其在尼日利亚经济中的作用》一文。本文主要研讨的是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尼日利亚国度港口政策的制定及施行对哈科特港经济与政治开展的影响。他以为哈科特港主要是在1917年到1927年这段时间开展起来的,并在20世纪20年代后期成为现代化港口。哈科特港最初的自然条件与拉各斯港相似,都面临着入海口狭窄,大型远洋轮船没方法入港的不利要素。为了将其建立成港口,不得不施行包括疏浚入海口的淤泥在内的港口开展工程。哈科特港在码头建立的过程中,海关与铁路公司之间以及商会之间产生了各种利益纠葛,这些利益纠葛障碍了哈科特港的开展,使得哈科特港在殖民政府港口政策的施行上以及贸易量方面都远不如拉各斯港,哈科特港并没有被建成像拉各斯那样的大型港口,而是屈居拉各斯港之后。正如这篇论文的标题所显现的那样,充任拉各斯港的“副手”。

  世界贸易中的绝大局部都以海运为主要运输方式,港口对世界经济的奉献不可估量。因而,研讨世界各个港口及其对外贸易的成果很多,尼日利亚学界也如此。在奥卢贡菊之前,研讨尼日利亚港口的成果比拟多,但是研讨尼日利亚港口管理的成果相对来说比拟少。奥卢贡菊以为,港口效劳部门之间的谐和是组织、施行海洋贸易的一个重要方面,因而,很有必要认真研讨英国殖民统治的全盛时期,即1920年到1954年的尼日利亚港口管理政治,以便理解1954年尼日利亚港口管理局(Nigerian Port Authority)成立的一系列背景事情。《尼日利亚港口管理局成立背景:尼日利亚港口管理政治,1920—1954年》25一文是奥卢贡菊提交的第一篇有关于尼日利亚港口管理政治的咨询报告,也是研讨尼日利亚港口管理的独一一篇学术论文。这篇论文主要研讨的是全球范围内港口管理的类型以及包括因私人和政府之间拉锯战而招致的港口控制上的二元性、港口管理的多部门性(铁路、海关、港口工程与海事)以及这些部门内部之间竞争等问题在内的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尼日利亚港口管理的细节性问题。

  港口财政是港口日常管理与组织运转的一个重要方面。港口财政对尼日利亚港口与铁路的开展来说至关重要,是尼日利亚海洋贸易的支柱。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在殖民政府快速开展的现代交通运输体系的推进下,巨额的中央财政资源与外国贷款都被用于港口建立。在这些根底设备项目竣工后,殖民政府希望从外国贷款中,从他们的利息支出以及将要被归还的其他费用中有所收益,殖民政府希望这笔收益可以维持日常的运营,并成为殖民政府创收的一项来源。殖民政府创收的重要来源就是港口和铁路的税收以及其他效劳类项目的收费。

  奥卢贡菊研讨港口财政的成果主要偏重于拉各斯港口财政的窘境方面,主要表现在《“昂贵港口”的缔造:1917—1949年的航运公司,政府与拉各斯港关税》一文中。港口管理应局不得不收取一定的效劳费用,但是这些收费并不是不断都能抵消效劳支出。拉各斯港并不是自然的良港,而是经过人工疏浚才变成国际性港口的。尼日利亚政府为拉格斯港增加了航运业设备和货物装卸设备,为了归还这些设备和设备费用,政府征收港务费”。港务费随着贸易类型的增加而不时调整,并且随着运营性支出的变化而不时调整。但是,在尼日利亚港口税收与费用的设立、调整与执行的过程中,遭遭到尼日利亚外乡商业集团与英国商业集团的对立。这些商业集团不时地向殖民政府施压,希望能降低当时的收费,他们以为这些费用真实是太高了,并为拉各斯港冠上“昂贵港口”的名号。

  与海洋贸易比起来,研讨航运业的学术成果要少得多,这主要是由于航运业是一项相对来说具有隐秘性的活动,相关文献的记载比拟少。30但是,奥卢贡菊却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了一系列有关航运业的文章。奥卢贡菊的航运业研讨主要涵盖了货运、客运、班轮运输与不定期运输四种方式的航运业。

  《埃尔德·邓普斯特航运公司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尼日利亚的航运业》一文是奥卢贡菊发表的第一篇航运业研讨的论文。这篇论文主要研讨一战期间,远洋轮船货运业仓位分配的复杂性问题。一战期间,尼日利亚航运业特别是拉各斯港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载重量缺乏的问题。为理解决这一问题,英国的老牌航运公司埃尔德·邓普斯特航运公司改动了航运费用的计算规范,其运费是依照“范围”(scale tones)或体积吨位计算,而不是依照总重量计算。这就意味着假如用轮船运输兽皮等北部尼日利亚地域的主要出口物,要比运输可可与棕榈产品占领更大的空间,固然其实践重量比不上后者,却要支付更多的运费。“体积”吨位,是埃尔德·邓普斯特航运公司应用其在西非地域的垄断优势,在一战期间为牟取暴利而臆造出来的一种收费规范,这种新收费规范在殖民政府、英帝国政府与商人群体中惹起了不同的反响。

  与同时期世界上其他地域的客运研讨比起来,西非地域客运的研讨相对来说比拟少。为了补偿这一缺陷,奥卢贡菊研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尼日利亚航运中的客运业,并发表了《“扶持我们本人的航运业”,前往尼日利亚的官方通道(1914—1945年)》一文。该文主要研讨的是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盘绕着埃尔德·邓普斯特航运公司垄断前往尼日利亚的海上客运业而构成的争论。争论的原因是,在与外国船运公司的剧烈竞争中,尼日利亚殖民政府将前往尼日利亚的客运业务交给了在效劳质量与前景方面都赶不上其他外国航运公司的埃尔德·邓普斯特航运公司。争议的关键性问题是,埃尔德·邓普斯特航运公司与其竞争者提出不同的票价,并提供不同的效劳;尼日利亚殖民政府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避免殖民官员从外国航运公司行贿。

  西非沿海岸的港口中,除了塞拉利昂的弗里敦港是自然良港外,包括拉各斯港在内的其他港口都需求昂扬的港口工程建立费用。在这些西非沿岸较浅的入海口中,需求运用冲浪船或者驳船来为停靠在港口中的船只提供食物。因而,驳运效劳在西非的船运中,特别是在1914年之前的拉各斯港的船运中,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黄金海岸(加纳)的船运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是研讨西非驳运效劳的成果并不多。奥卢贡菊在《抓的太紧:20世纪30年代的欧洲轮船公司与英国西非驳运效劳》一文中主要研讨的是被称为西非航运业“必不可少环节”的驳运效劳业的政治经济要素,并阐明了不定期运输的困难,殖民政府以及宗主国政府在面对船运业卡塔尔集团英属西非航海业贸易公司严厉把控方面的窘境。

  在研讨了殖民时期尼日利亚海洋业后,奥卢贡菊对尼日利亚海洋业的管理感到绝望,同时不满于尼日利亚糟糕的海运业现状。因而,他决议研讨世界上其他国度的海洋业开展历史及其管理经历。他研讨的办法是将这些国度的海洋业开展及其管理与尼日利亚的停止比拟,并从中吸取有益的经历,以期变革尼日利亚海事部门,完成尼日利亚海洋业的开展。因而,奥卢贡菊在比拟视野下研讨海洋史,主要比拟的是日本与尼日利亚的海洋贸易、港口开展与管理以及两国的海洋政策对国度经济开展的影响等。主要研讨成果有:《海洋贸易、港口开展与管理:日本的经历及其对尼日利亚的启示》、《海洋政策与经济开展: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尼日利亚与日本的比拟研讨》、《作为增长极的港口:比拟视野下的日本“开展型港口”概念》38等文章。奥卢贡菊以为尼日利亚与日本两国海洋业开展情况悬殊,是由以下几点缘由形成的。(1)从自然条件上来看,日本具有自然良港,有着相对较长的、丰厚的海岸线,尼日利亚不但缺乏自然良港而且海岸线比拟短。更重要的是,日本政府不断都比拟注重海事业的开展,有着明白的海洋开展规划、海洋政策的谐和与施行才能,尼日利亚在这些方面的表现却比拟糟糕。(2)综合国力或者说国度经济开展程度是港口投资与运营的保证。日本雄厚的国力和较高的经济开展程度为港口开展提供了强大的人力与物力保证,即使是在20世纪60年代到20世纪80年代的“泡沫经济”时期,日本都有雄厚的资金用于港口、城市与相关产业的根底设备建立。资金投入关于港口的开展来说至关重要,尼日利亚遭到其综合国力与经济开展程度的限制,没有雄厚的资金投资于港口建立。即使是在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繁荣时期,尼日利亚也没有将资金投资于港口的开展上。(3)两国在港口工程技术、造船业及其隶属产业相关技术的控制上的不同。日本经过学习,将西方的港口工程技术外乡化,而尼日利亚的港口项目向来都是由外国公司承当建立的。(4)日本政府不断都在港口开展与海洋贸易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同时,日本还允许私有部门参与到港口开展与海洋贸易业,有着较长历史的公私部门协作同伴关系传统,而尼日利亚直到2006年才对港口停止私有化变革,才允许私有部门参与尼日利亚港口开展建立。

  三、奥卢贡菊海洋史研讨的理论与办法

  作为尼日利亚第三代历史学家的代表性人物,奥卢贡菊主张历史研讨与社会开展需求之间的“相关性”;其海洋史研讨是在经济民族主义思想的指导下停止的;在探求港口开展的缘由时,奥卢贡菊反对历史解释的单一论,主张历史解释的多因论;奥卢贡菊自创了天文学家、经济学家的研讨视角和概念,采用跨学科办法研讨海洋史。

  首先,他主张历史研讨与社会开展需求之间的“相关性”。奥卢贡菊的海洋史研讨开端于20世纪90年代初。从尼日利亚史学开展阶段上看,20世纪90年代初是尼日利亚史学危机全面迸发的时期。40关于尼日利亚史学危机的成因,尼日利亚史学家们给出了不同的解释。阿菲博(Afigbo)以为缘由主要有:尼日利亚史学剖析不够深化;缺乏对过去意义的整体性建构;似乎关于当今尼日利亚基本性问题与社会动态的处理缺乏直接的奉献意义。E.奥耶德莱(E.Oyedele)以为尼日利亚历史学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他们在相关性(relevance)方面比拟失败,也就是他们不能经过他们所写的历史类型将他们所从事的事业与社会需求联络起来。

  阿菲博与奥耶德莱在剖析尼日利亚史学危机的成因时,都提到了历史研讨关于尼日利亚基本性问题处理、社会工程问题、社会需求之间的作用与联络,即历史研讨和“相关性”问题。历史研讨的“相关性”解释的是历史研讨的功用及其定位问题。尼日利亚史学家阿贾伊以为,“历史研讨不是过去,而是关于过去的研讨,历史研讨是一种为了当前利益而试图了解、解释过去的研讨”。历史学家在搜集文献的、口头传说的、考古学的、社会学的以及经济学的材料时,会甄选出关于“当前”来说最有意义、最重要的历史数据。这些意义、重要性表现在与“当前”的“相关性”上。

  J.I.迪布阿(J.I.Dibua)以为非洲历史或者是“民族主义”史学的主导性史学传统是基于经历主义的西方传统,并全盘承受作为开展战略的现代化,强调的是非洲的首创性、非洲的顺应性以及非洲制度的连续性,这是尼日利亚史学相关性危机构成并存在的缘由。传统非洲史学的经历主义与“民族主义”导向,使其不能学会面对尼日利亚的欠开展与社会经济转向等当代问题的窘境。只要关注欠兴旺这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关于历史研讨来说才是“相关的”、“有用的”,历史研讨必需学会剖析欠开展、贫穷、愚蠢与疾病等问题。这样历史学才干满足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而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正是开展的目的与开展的本质。他以为历史学家们应该将历史看成一种政治的、社会的以及经济转变的工具。但是尼日利亚史学家们倾向于成为“古董学者”。历史学家们应该是酷爱当前生活的“公民”,尼日利亚需求的是一种承当社会义务的、相关性的历史,这种历史将有助于应对各种欠开展问题的结果。换句话说,历史研讨应该为尼日利亚从当前的欠开展情况转变成一种宏大的开展而奉献力气,这种宏大开展将代表的是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尼日利亚史学假如继续忽视这种维度的话,将面临着相关性危机。

  奥卢贡菊以为,21世纪历史学家面临的最大应战是“使本人与其所生活的社会的当前需求联络起来”。为了化解尼日利亚史学研讨所面临的应战,奥卢贡菊重新定位历史研讨,他以为,历史学家应该寻求的是与社会开展相关的研讨,或者是应用信息技术的优势将其主要研讨应用于社会开展中。尼日利亚港口管理局的一位官员在1993年自鸣得意地问奥卢贡菊,历史与港口有什么关系。奥卢贡菊经过其研讨成果向包括这位官员在内的尼日利亚民众证明了历史研讨与公共政策制定之间的“相关性”。

  经过研讨,奥卢贡菊发现尼日利亚海洋部门的政策制定者们,因不理解尼日利亚海洋业开展的历史而招致历史上许多海洋政策以失败而告终。针对这一现象,奥卢贡菊主张,尼日利亚国度开展规划的政策制定者们在制定政策的时分恳求相关范畴历史学家的协助,由于专业历史学家有才能运用其严谨的历史逻辑思想为国度政策的制定出谋划策。至少,历史学家在处置“长时段”历史方面,具有无可比较的优势,这种优势有助于国度开展政策的长期性与持续性,有利于国度开展政策的落实与执行。50政策制定者的动身点是经过阅读该范畴原创性研讨的学术出版物来拓展其视野,而不是仅仅理解二手文献与自私自利的“政策文件”。这样做的益处是,将为海洋政策的制定与施行带来比拟性的观念。在尼日利亚与喀麦隆关于巴卡西半岛一切权归属的争议中,尼日利亚联邦政府由于不注重尼日利亚着名边境研讨学家、历史学家安东尼·阿瑟瓦菊(Anthony Asiwaju)教授的研讨成果,招致在巴卡西半岛争议中失败。

  相应地,史学家在研讨内容上应选择与社会开展需求相关的研讨。作为尼日利亚第三代历史学家的代表人物,奥卢贡菊之所以从事海洋史研讨是希望经过历史研讨,追溯尼日利亚海洋业开展的进程,窥探尼日利亚海洋业开展滞后的缘由,并经过与世界上海洋业兴旺国度的比拟研讨,从中找到可以协助今日尼日利亚海洋部门变革的有益经历。从奥卢贡菊海洋史研讨的时间划分上,能够看出奥卢贡菊主要研讨的是殖民时期尼日利亚的海洋史,对尼日利亚独立后的海洋史研讨的不多。这主要是由于他以为尼日利亚殖民时期的经济史研讨有益于当今尼日利亚的经济开展,殖民时期的尼日利亚经济是其独立后经济开展迟缓和欠兴旺的本源。

  史学家要应用信息技术的优势,将其研讨成果应用于社会开展中,这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途径。(1)为政府建言献策。奥卢贡菊这方面的报告主要有:《尼日利亚港口:激进变革的必要性》。他提出了如下倡议:在重新组织海洋业后,尼日利亚港口实行私有化;将尼日利亚建成地域性航运枢纽;综合审视尼日利亚港口的费用;港口开展战略的再聚焦;充沛、有效应用港口才能;采用日本经过范围与战略重要性划分港口的政策以完成其开展;铲除尼日利亚港口及其相关部门的糜烂;尼日利亚铁路与道路系统的再组织与现代化,树立包括海运业在内的结合运输网络。该文是由尼日利亚经济峰会集团(Nigerian Economic Summit Group)出版的一份意见书。正是由于这篇意见书,奥卢贡菊与NESG联络亲密,由于自2001年开端,他不断是根底设备政策委员会(Infrastructure Policy Commission)的成员。(2)建构起学术研讨与产业开展之间的桥梁。奥卢贡菊所推崇的是设立海洋结合研讨课题组(Maritime Studies Research Group),正如加拿大纽芬兰与拉布拉多圣约翰留念大学(Memorial University,St.John,s,NL Canada)的海洋研讨小组(Maritime Studies Research Unit)一样。该研讨小组设立的目的在于寻求结合研讨与问题的处理。奥卢贡菊的海洋史研讨成果曾经被作为重要的证词而用于由沿海州所提出的地标式资源管控的诉讼中,最高法院的主要判决根据的是奥卢贡菊作为专家证人(代表拉各斯州)的宣誓证词,并特别点名请求奥卢贡菊担任专家证人。

  其次,他主张经济民族主义思想主导下的海洋史研讨。作为一种政治经济概念,经济民族主义的历史能够追溯到19世纪。奥卢贡菊以为,经济民族主义是对经济不满的一种政治化表现。59自从20世纪30年代开端,经济民族主义不断是西非地域反对殖民统治的一种主要议程。西非地域的经济民族主义与欧洲、美国地域的经济民族主义有所不同。欧美地域的经济民族主义主要表现为不同时期的重商主义或维护主义,而西非地域的经济民族主义在很大水平上经过“政治企业”完成其反对殖民统治的诉求。政治企业,是指曾经与“组织了的政治民族主义”树立联络的非洲商人,展开的“运用政治观念树立商业公司并推进其商业开展的活动,反之亦然”。殖民时期,尼日利亚乃至西非地域的外乡企业属于政治企业。外乡企业及其遭遇是奥卢贡菊港口、船运、殖民经济史以及相关学科的一个研讨主题。经过研讨,奥卢贡菊发现了殖民统治时期和独立之后,尼日利亚外乡企业所面临的构造性优势,同时,经过比照同一时期日本、新加坡海洋业快速开展的缘由,并分离经济民族主义的特性,奥卢贡菊以为尼日利亚海洋业的开展需求在经济民族主义的驱动下重新制定新的开展方向。

  奥卢贡菊以为经济民族主义具有如下特性。(1)经济民族主义并不是一种新现象,而是植根于古代的一种现象,或许其来源于人类历史的早期国度间关系。至少,17世纪欧洲国度的重商主义就是经济民族主义的一种表现。(2)经济民族主义是对不均衡的或者不对等的国度间经济关系的一种反映,通常施行经济民族主义的都是在国度间经济关系中处于弱势或不利位置的一方。(3)经济民族主义在其实行中具有对立性。通常,在由国度给予支持的外乡行为体征收外国资产中能够看到这种对立性。(4)经济民族主义并没有统一设置的政策,但却是对受影响国本身特性的一种反映。这也就解释了经济民族主义在不同天文上的、空间设置上的多样性。(5)在经济危机或者灾难时期,经济民族主义的呼声最高,正如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以及二战后那样。(6)经济民族主义经过国度的、非国度的行为体施行,这主要取决于关键问题,也取决于不同的层次。

  奥卢贡菊以为,尼日利亚海洋业开展之所以需求经济民族主义则在于如下缘由。(1)海洋业的开展恪守“达尔文准绳”,达尔文准绳支持的是以强凌弱,需求国度的扶持。不论是殖民时期还是独立后,尼日利亚海洋业中的船运业,不论是客运业还是商品船运业,尼日利亚外乡企业要么被完整排斥出市场,要么被边缘化。在国际航运业中,尼日利亚航运业处于优势,这契合经济民族主义的上述第二个特性。为了改变这种优势位置,国度行为体有必要采取某些措施。(2)人的能动性在海洋业开展中发挥着宏大的作用,而政府是人的能动性的最大致现。在当今的科技时期,海洋及其相关产业的开展能够看成技术、政治、经济实力、自然要素与其他要素综协作用的结果。在这些要素中,除了自然要素以外,其他要素都与人的能动性亲密相关,即使是自然要素,也能够在现代技术的支持下,改善或者转变港口、港口腹地以及沿海地域在自然条件上的缺乏。政府是人的能动性的最大致现,由于政府有停止大范围海洋作业的投资资本,有才能化解海洋业投资大、报答率低、本钱回收周期长的缺陷,有才能运用技术优势,变自然条件方面的优势为优势。

  奥卢贡菊依据经济民族主义的特性,分离世界上其他国度海洋业开展中经济民族主义思想驱动下所产生的积极影响,提出了尼日利亚海洋业变革的若干倡议。(1)发挥尼日利亚联邦政府在促进外乡海洋企业开展中的作用。为了改变尼日利亚海洋业在国际竞争中的优势位置,尼日利亚联邦政府有必要采取某些措施。尼日利亚有必要效仿明治维新时期日本政府关于船运公司强迫兼并的做法。尼日利亚也需求为船运舰队的开展提供资金支持,培育商业舰队的资本,兼并目前小范围经济、独资运营的舰队,以扩展商业舰队的运营范围。(2)发挥各级政府在海洋业开展中的能动性。奥卢贡菊进一步主张发挥尼日利亚各级政府的能动性,以促进尼日利亚港口建立、海洋贸易、造船业与船运业的开展。(3)自创世界上海洋业开展较好国度的经历,促进尼日利亚海洋业的开展。如自创新加坡和韩国在商业舰队开展中资本培育的办法。(4)打击海洋业开展中的糜烂。奥卢贡菊以为人为要素是尼日利亚海洋业开展的最大障碍。尼日利亚港口工程的设计与施行是出于狭隘的政治和个人缘由;尼日利亚海洋业开展中购置陈旧的设备的投票容易被经过;尼日利亚港口中的平安机构是战争时期世界上同范围港口中平安机构最多的国度,但是如此多的平安机构并没有简化港口的海关、缉毒与港口卫生管理进程,在平安机构大量存在的状况下,尼日利亚港口由于人为毁坏/偷盗货物而臭名昭着,这些人被称为“码头老鼠”。尼日利亚海洋业中糜烂主义的盛行,使得没有人关注科托努港口贸易流失严重的严酷理想,使得没有人关注尼日利亚的国度影响,也没有人努力将拉各斯港综合体建成西非地域的区域性船运枢纽。尼日利亚的海洋业曾经变成了既得利益集团主导下的卡特尔垄断利益集团,这些集团将海洋部门划分红封地与族群飞地,招致了肆无忌惮的制度化糜烂,毁坏了国度的平安。

  再次,他反对历史解释的单一论,主张历史解释的多因论。奥卢贡菊以为,因果关系与年表关于专业历史学家来说至关重要。在寻求历史事情开展的解释中,历史学家们通常关注的是因果关系——特定事情发作的间接缘由与直接缘由。奥卢贡菊以为,历史学家在寻求历史解释的时分,倾向于历史解释的多因论。这主要是由于:(1)由于人脑/自然的复杂性,历史学家在历史解释中倾向于多因论而不是单一论。在解释单一事情或现象过程中,其影响要素或行为者具有多样性。(2)历史学家们也认识到缘由重要水平的排序与主导性缘由,这就需求将缘由划分红间接缘由与直接缘由,这样才干在历史方程式中为每一个变量(缘由)找到适合的位置。因而,虽然很多历史学家不赞同历史解释的单一论,却都同意历史解释中的主要缘由。

  奥卢贡菊以为在当今的科技时期,海洋及其相关产业的开展能够看成技术要素、政治要素、经济实力、自然要素与其他要素综协作用的结果。在研讨港口城市拉各斯呈现缘由的时分,他以为作为西非主要的海洋、商业和工业城市,拉各斯城的呈现是官方的政策、政治、政府间关系、生态、批发业、海洋贸易以及技术等中央性要素和全球要素互相影响的结果。

  最后,奥卢贡菊以为,当代历史学家必需具有多种才能,具有从事跨学科研讨的才能。详细到海洋史研讨范畴,他以为史学家不应该局限于港口或是海洋史研讨的某一主要方面,而应该以某一学科为根底,又具有胜任其他学科的才能。基于这样的理念,奥卢贡菊的研讨范畴不只包括海洋史,还包括与海洋业相关的城市史、交通运输史、农业史、货币/金融史以及商业史特别是政府与商人之间的关系史等相关范畴。奥卢贡菊有关海洋史研讨的成果是历史学与相邻学科,特别是港口天文学和经济学相分离的跨学科研讨的成果。奥卢贡菊的研讨成果运用了空间剖析、港口通用模型(Anyport)等概念。

  港口的空间剖析,即研讨港口开展的主要决议要素是什么,是港口腹地还是港口沿海地域呢?经过研讨北尼日利亚内陆的商路交通与可能成为大西洋海岸出海口港口之间的竞争,奥卢贡菊发现港口之间的内部竞争是一个动态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某些要素关于港口竞争的优势与优势来说至关重要,但是依据其天文位置的不同,这些要素在不同的港口中,其重要性各不相同。因而,他得出结论,“在研讨港口内部竞争性的时分,应该参加空间的、非空间的以及比拟的视角。但是,在停止普通性概括的时分,应该思索到中央特征。……空间视角的剖析提供了一种能够廓清研讨对象、提出新问题或提供其他某些解释的阐明”。

  “港口通用”模型是英国着名天文学家詹姆斯·伯德(James Bird)在1963年提出的理论,该理论主要用来描绘港口根底设备在空间与时间维度下的开展。伯德在调查了英国一系列主要河口港口,根据港口物质设备的添加与变化,将港口开展划分为六个阶段:原始、边沿码头扩张、边沿码头细部变化、船坞细部变化港池式码头和专业化,描写了港口拓展的空间规律,提醒了港口设备建立、功用拓展和技术演进及与城市的关系。奥卢贡菊运用伯德提出的“港口通用”模型研讨哈科特港。

  结 语

  综上所述,奥卢贡菊在海洋史研讨方面的奉献主要如下。第一,他发表了许多有关客运、不定期运输、班轮、货运、港口工程与港口开展、港口行政与管理、港口财政、港口内部竞争、港口经济、海洋业与经济民族主义方面的研讨成果。第二,他扩展了尼日利亚、西非海洋史研讨的广度和深度,特别是对哈科特港、港口管理、港口驳运业等方面的研讨,补偿了了尼日利亚港口研讨的空白。第三,他完善了尼日利亚经济史与社会史研讨的内容与办法。奥卢贡菊海洋史研讨的材料主要来源于过去的经济史,因而,能够说,奥卢贡菊既是海洋史学家也是经济史学家,特别是尼日利亚乃至西非的经济史学家。他的海洋史研讨不但扩展了尼日利亚、西非经济史的范畴,也完善了经济史研讨的办法和理论。奥卢贡菊运用非洲、欧洲以及亚洲的经济档案材料,并抽丝剥茧地从这些材料中梳理出殖民政府各个制度制定过程的细节。奥卢贡菊不只发表了包括海洋贸易、港口开展在内的海洋史论文,他还发表了港口开展中的劳工关系、政商关系、阶级关系、港口城市开展中的关税、财政、货币、住房、根底设备、工资与生活本钱等社会史研讨论文。

  正如奥卢贡菊所以为的那样,21世纪历史学家面临的最大应战是“让他们本人与其所生活的社会的理想需求联络起来”。他的这一主张对当前我国的非洲史学研讨特别是非洲的社会史、经济史研讨具有一定的启迪作用。根底设备开展缺乏是当今非洲国度面临的主要问题,正如奥卢贡菊在研讨尼日利亚港口管理时所发现的那样,非洲国度根底设备开展中的有些问题自殖民时期起就曾经存在,以至在当今的尼日利亚港口管理中,还存在着管理效率低下、多个管理部门谐和才能缺乏等问题。在非洲国度制定根底设备开展规划的过程中,无疑需求参加历史学的视角,需求社会史、经济史方面的相关研讨成果,特别需求史学家们研讨非洲国度的铁路开展史、港口开展史、公路开展史等范畴。